【荣石x许一霖】他乡故知(一)

*《箭在弦上》/《围屋里的桃花》,荣石x许一霖

*收录在国产FM的小料《有情岁月》里

*私设多,强行将两人凑在一起,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拉郎

*没有污,不要因为这个就点叉叉好吗,不然我会伤心的……(。


  他乡故知

 

  (一)

 

  “家里打来了电话,说许家人到了。”荣石刚坐进汽车后座,就听见开着车的索杰说道。

  荣石皱了皱眉,说:“这么晚才到?”

  “天气不好,耽误了不少时间。”索杰说道。

  荣石点点头,示意索杰继续开车。他今日在外赶了两场会议和一场酒会,折腾到这个点才能回家,想好好休息休息,没想到还得分神去应付那个突然冒出来的许家。

  他前几日收到一封从江苏寄来的信,说是桃花坞的许家在热河有一桩生意出了问题需要处理,想到与荣家素来关系甚好,就想顺带来拜访荣家。表面上这么说,也许是在江苏混不下去,想来热河投靠他了。再看那客人半夜到了承德,不往住处去,反倒先来荣家,怕是连住处都没有着落。荣石本不想理会,这种人他见得太多,看着心烦,但念在当年他随荣老爷去桃花坞避暑得了许家不少好处,便勉强答应下来。而且平白无故来访,也许是有什么阴谋也说不定,他决定暂且先看看是什么情况。

  车很快就开进了荣公馆。荣石迈进屋里,佣人便走上来,低声和他说:“大少爷,许少爷正在等你。”

  在一旁的荣树也开口道:“哥,你也回来得太晚了,人家许少爷等了你好一会儿呢!”

  许少爷?荣石看向沙发,一个年轻人本坐着,听见话便站起转过身来,朝他点点头。他将大衣递给索杰,便走上前,向年轻人伸出手,说:“许少爷,有失远迎,请见谅。”

  年轻人便与他握手。那不是一双拿枪的手,没有茧和伤疤,握手时的力度不大,是一双养尊处优的少爷手。
   "荣大少爷。"对方的眼睛里干干净净,看不出一丝算计。

  荣石松开了手,说道:“算起来,我们也有十几年未见了。”
   "我以为荣大少爷早已不记得我,"年轻人将手收回,放在身体两侧,他穿着一身黑色长褂,背始终是挺直的,"想来是一霖多想了。"

  这是荣石第二次见到许一霖。

  荣石难以将眼前的年轻人与记忆里的那个男孩联系起来。那个十岁不到的许一霖,似乎只会在椅子上规规矩矩坐着,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笑也不敢笑,总是想往大人身后躲,被许老爷叫起来,则背着手挺直了身体,一字一句老老实实背诗词,小小年纪就像个七老八十的老学究。荣石虚长他几岁,也有穿过几回颜色稍亮的衣服,然而每次见到许一霖,他身上的衣服不是黑就是白,再加上那张苍白的小脸和弱不禁风的身子,和家里有丧事似的,让小荣石只觉得索然无味。两人向来是只打招呼,直到荣石离开,两人之间的对话也不过寥寥数语,许一霖碍于礼节送了他一个小东西,一回承德荣石就丢进抽屉里,这一丢就是十几年,家里收拾东西也从没把它丢了,因为他压根就想不起来还有这个小玩意儿。
   现在再看许一霖,大概身体较小时候好了一些,脸上也有了些许血色,他与荣石差不多高,肉倒是一点没长,其实与幼时并无区别。变的也许只有那双眼睛,从前还有几分畏惧与天真,现在像一池静水,澄澈见底,倒是有些无所畏惧了。
   荣石请他坐下,两人随口聊了几句,荣树与荣意便纷纷回房,荣石也让管家和佣人回去休息。

  荣家和许家算不上什么世交,交情也是他爹那辈的事了,和他还真没什么关系。这十几年两家也没怎么联系过,许一霖突然找上门来,荣石虽然心存怀疑,但也不好说出口,大致了解了许家的情况,顺便关心了几句许老爷的身体状况,就没什么好聊了。

  “许少爷这么晚才到,想必也是累了。刚刚不记得让管家把箱子送去客房,是我的错,我带许少爷去客房吧。”荣石说着就拿过许一霖的皮箱,许一霖正要拒绝,但荣石向来说一不二,许一霖也只好让他去了。两人刚走了半段楼梯,荣石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来。

  “许少爷,”荣石停住脚步,转头问,“你吃过晚饭了吗?”

  许一霖没料到他会这么问,如实回答:“尚未。”

  荣石叹了一口气。他转身下楼,示意许一霖跟上,许一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只好跟在他身后。

  “家里的人,是越来越没规矩。”荣石走进饭厅,让许一霖坐下,口中抱怨道。

  “荣家似乎不是这么讲究的地方。”许一霖接口。

  荣石看了他一眼,说:“平时在家里再怎么不讲规矩,随口说说就算了,但今天是客人来,哪有主人吃饱客人挨饿的道理!”他见到饭桌上有个碗,顶上用盘子反盖着。一掀开,是一碗还热腾腾的汤面。他把那碗面推到许一霖面前,又递给他一双筷子。

  “那你呢?”许一霖问道。

  “我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能吃。”

  这种事原本不是他做,无奈佣人管家刚刚都被他赶去睡了,荣大少爷只好挽起袖子,在厨房里自力更生。在厨房里转了转,荣石也只能找到一锅没吃完的肉汤,便拿了个锅接了水放在灶上烧,看锅里的水逐渐冒起泡来。等水开后,他抓了一把面条放进煮开的热水里,盖上盖子,走出去看饭厅里的状况。

  这一看,荣石就愣住了。他进厨房前,许一霖面前的碗还是满的,不过烧个热水的空档,那碗面已经快要见底了。 这碗面原本是荣意给荣石准备的,想着她哥一天没吃饭,用的碗就也比平时大些,没想到许一霖吃得这么快,倒是让荣石吃了一惊。
   "你上一顿是什么时候吃的?"荣石惊讶道。

  许一霖听他这么问,意识到自己吃得太快了,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只吃了一顿早饭。”

  荣石皱起眉头:“怎么不带点东西在路上吃?”

  “事情太急,光顾着出门,不记得了。我吃得挑,外边的东西也吃不下。”许一霖回答。

  荣石回想起方才进门时,许一霖就坐在沙发上,围巾也没解,面前就放着一杯半冷的茶水,规规矩矩坐在那儿,见他回来才站起来,拘束得很。

  “你……行吧。”荣石半天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见他一手汤匙一手筷子就没放下过,只好回到厨房,又抓了一把面放进锅里。待许一霖将碗里的面条都捞了个干净,就剩汤和几小段葱花,荣石才从厨房里走出来,端着两碗面条,一大一小。

  荣石把小的那碗面条推到许一霖面前,说:“再吃一点,吃不完就放着。”

  许一霖惊讶地看向坐在对面的荣石,荣石把面推给他之后就拿起筷子准备吃面,见许一霖睁大眼睛盯着自己,于是出声问道:“吃不下?”

  “……吃得下。”许一霖低下头,取过筷子和汤匙又吃了起来。

  有刚刚的面垫肚子,许一霖这次吃得比刚刚慢了些。荣石的这碗面味道自然不如荣意那碗,面条硬了不少,煎蛋也是冷的,但铺在面条上那几片肉片则柔嫩入味,面汤也浓郁鲜美,许一霖略一思索,便猜出荣家晚餐剩了些什么菜。

  两人吃得安静,饭厅里只能听见些许进食声。荣石坐在许一霖对面,瞄到许一霖,他往嘴里送了一口面条,撑得腮帮子鼓鼓的,叫荣石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许一霖长得清秀干净,吃起东西来倒是一点不马虎,眼睛只瞅着面条,筷子用得灵活,虽然吃得快,汤倒是一滴都没有溅出来,也没有声音。他的背就连吃饭也没见怎么弯过,始终坐得端端正正。
   过了十多分钟,许一霖吞下最后一口面条后,就放下筷子和汤匙,用方巾抹了抹口,说:“吃完了,多谢荣大少爷。”

  荣石还震惊于他与外表如此不符的饭量,却瞄见他眼底的乌青,就放下筷子,说:“时候也不早了,早些歇息吧,我领你去客房。”
   荣石再次领着许一霖上楼,走进一间客房里放下许一霖的行李,说:“再过没几个小时就要天亮了,我会让家里人放轻动作,你好好休息。”
   ”多谢荣大少爷。“
   荣石正要离开,走了没几步,突然又走了回来。许一霖疑惑问道:“你还有事吗?”

  “你刚刚吃得多,还是歇一会儿再睡吧。”荣石一本正经地说道。

  许一霖愣住了,过了几秒扬起了嘴角。

  “恭敬不如从命。”

  TBC

  84 16
评论(16)
热度(84)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