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有情岁月

-收录于帝都国产FM小料《有情岁月》


感觉昨天的小段子拿来做礼物诚意似乎不太够,用这篇做正式的礼物,祝大家圣诞节加元旦快乐。

-明楼x明诚

-现代AU

  有情岁月

  

  明诚从教室里走出来,朝楼下扫了一眼,远远望见有两个人背对着他站在草坪边上说话。

  明诚抱紧了书本,口里说着“抱歉请让一让”,几乎是跳着下的楼梯。他朝着其中一个穿着大衣的男人跑去,对方听到了奔跑的脚步声,回头来看,明诚立即刹车,放慢了速度走过去。

  “教授好,”明诚在两人面前站定,向另一位异国面孔的男性问好,然后又看向明楼,“大哥。”

  明楼对面前的教授介绍:“这是我的弟弟,明诚。”

  教授点点头,说:“那么我就先走了,下次再见。”他夹着书本离开,留下明楼和明诚二人在原地。

  “大哥,你怎么会在这儿?”明诚难掩欣喜。

  明楼为他整理围巾,说:“恰好路过,顺便来看看你。”

  两人走上林荫小道,明楼靠着边走,明诚走在明楼身侧,有人骑自行车过来,明诚就往明楼那边靠,自行车驶过卷起几片落叶,有一片夹在了明诚深色裤脚的褶皱里。

  明楼见到了,弯腰伸手拾去那片落叶,像小时候给明诚系鞋带一样自然。他直起腰,继续朝前走,明诚与他并肩,十几岁的男孩才刚刚到明楼的肩膀那么高。

  明诚手里抱着几本书,明楼拿走了顶上那本翻看。

  “这本书读了多少?”

  明诚说:“快一半了。”

  “怎么也不夹一个书签,你能记得住页数吗?”

  “书签被我弄丢了,页数忘了就翻一翻,总会找到的。”

  明诚刚说完,觉得手心一凉,原来是明楼放了一个金属书签在他的手里,薄薄的一片,上边刻着些字母。

  “拿着别丢了,丢了我再找你算账。”

  夕阳透过树叶的空隙照进来,把明诚手里的书签镀了一层金,熠熠生辉。

 

  明诚闭着眼睛不想睁开,头顶有刺眼的光照在他的眼皮上。艰难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他全身瘫软难以动弹,没法下床关掉那盏可恶的白灯。

  “哎呀,明楼你有没有脑子啊,哪有人开大灯?”

  他听见有人推门进来,那盏白灯终于被按灭,有女声响起。

  "大姐,小声些吧,阿诚还在睡。"另一人压低了声音。

  明诚挣扎着要爬起来,两人发现了,一人走来打开暖黄色的床头灯,另一个坐在床边扶着他坐好。坐在床边的是明镜,她伸手抚上明诚的前额,又把手贴着自己的。

  "你看看,阿诚是不是退烧了?"

  明楼手里拿着体温计,明诚取过甩了两下,夹在腋下,向后倚在靠枕上等着。

  "还恶心吗?"明楼也坐在他床边,问道。

  明诚点点头,说不出话来。他放假回到上海,还没有倒过时差就突然食物中毒,实在是祸不单行。

  "苏医生刚刚下楼来给你看过了,说晚上这段时间是会比较辛苦,等会儿吃点药再睡,明天就好了。"明镜拨开他散落的几根发丝,她的手温暖柔软,明诚禁不住松了一口气。

  "大姐,你先去睡吧,我再陪陪阿诚。"明楼说。

  "先看体温,退烧了我再走。"明镜端来盐水,阿诚喝了半碗就摆手,喝不下了。

  明楼拿出体温计看,果然是退烧了,明镜嘱咐了明楼几句就离开房间,留下明诚和明楼两人。

  明楼刚坐近,明诚就靠过去。青年人的手臂揽着明楼的腰,头埋在他的腹部,蜷起身子,像是小了五六岁。他闭着眼不断深呼吸,压抑胃里的恶心感。

  "换个位置。"明楼帮着明诚翻了个身,让他仰躺着,头枕在明楼的大腿上。

  "早知道就快些回来,也不用受这种罪。"明楼的手抚着明诚的腹部,轻声说道。明诚大口呼吸,感觉天旋地转,他听见明楼在给他唱歌,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轻。

 

  "……阿诚?"

  明诚睁开眼,看见明楼站在床边,手轻拍他的脸。他伸了个懒腰,手撑在床上起身,眼睛瞄到一边的时钟,接近夜晚十一点。

  "你还想出去吗,或者继续睡?"明楼问他。

  明诚揉揉眼睛,掀开被子下床:"去,当然去。"

  今天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他们还在巴黎,已经订好了回国的机票,行李在公寓里打包好,就等着回去了。两人不想把这个新年睡过去,穿了衣服出门闲逛。

  他们也不走远,就在公寓底下两三条街散步。明诚想起刚刚的梦来,和明楼讲了讲,但没有提起那首歌。他记不清那本记着页数的书,也不记得那首歌的旋律,隐隐约约有个印象,仔细想又是一片空白。

  "我昨晚也做了个梦。"明楼说。

  明诚等着他说,右手插在明楼的口袋,把明楼的左手手指一根一根地摸过去。

  "我梦见我们表面上是伪政府要员,实际上是地下党,在军统也有个身份,是三重间谍,每天和日本人周旋。王天风是军统的人,他在飞机上把明台拐去军校,明台本来是去读书的,这下也得端着枪了。"

  明楼把那个梦细细给明诚讲,明诚听到后来皱起眉头。

  "你的这个梦……"明诚停下脚步,看向明楼,"我觉得有几分道理。"

  "是吗?"明楼看他。

  明诚说:"你把全部头发往后梳,再戴副眼镜,真像汉奸。"他说到后面,忍不住笑出来。

  "你小子!"明楼拍他的头,骂道。

  他们住的区域比较安静,两人便把手从口袋里掏出来,大大方方地牵着。明诚始终没想起梦里的那些细节,索性不去想了,手换了个姿势,和明楼十指相扣。

  明楼抬手看表,说:“还有两分钟。”

  两人便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听见了不知从哪儿传来倒数声。

  “五,四,三……”

  明楼在最后一秒侧头吻住明诚的嘴唇,松开时在一片欢呼声中说:“……新年快乐。”

  明诚的回应是扯着明楼的领带回吻过去。远处无数烟花在天际绽放,两个人的气息交缠,明诚的脑子里突然响起了梦里那首歌的旋律,不是任何一首他曾经听过的歌曲,像是他的意识自己编出来的。

  明诚把它取名为明楼,然后继续沉浸在这个醉人的亲吻里。

 

  FIN

  69 4
评论(4)
热度(69)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