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踏雪寻梅

-收录于国产FM小料《有情岁月》

踏雪寻梅

 又是一年除夕夜。

  太子代梁帝主持年宴,依往年的礼仪,与皇亲宗族共饮几杯酒,又赐过了菜,虽是除夕夜,但梁帝病重,宴席上便没了歌舞,近两年变故大,也不如往年热闹,竟早早就散了,宫中一片萧索。

  萧景琰离了宴席,不往东宫去,反而要往宫外走,有随从要跟着,他也全部遣散,只让列战英跟随。

  “殿下这是要去哪儿?”列战英跟在萧景琰身后,问道。

  萧景琰披上貂裘,大步向前走:“苏宅。”

 

  除夕夜家家户户都团聚一堂,街上行人寥寥,两人步行往苏府去。苏府灯火通明,欢声笑语不绝于耳,萧景琰停住脚步,恍若来到另一个世界。

  “殿下?”列战英出声提醒。

  萧景琰往里走,黎纲经护卫提醒,忙出门来迎接。列战英立于萧景琰身侧,跟随他进屋。众人见萧景琰到来,纷纷要起身行礼。

  “不必多礼。”萧景琰开口道。众人便坐下,继续饮酒聊天。

  梅长苏身边留有空位,他示意萧景琰坐下。小桌上留有饮至一半的酒杯和一副碗筷,萧景琰见了,怕是今夜来得突然,占了他人座位。萧景琰望向梅长苏,梅长苏只笑道无妨,令黎纲将小桌移到一边,换了一张上来,梅长苏亲自为他摆上干净的碗筷和酒杯。

  “我今夜前来没有事先和你说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些唐突了。”萧景琰在梅长苏面前便放松下来,在他面前也不以本宫自称,语罢饮了一口温酒,酒液顺着食道一路到胃里,暖意自腹部而起,散布全身,原本冰冷的手指都恢复了原来的温度。

  “我早知你会来,和吉婶说等你来了再上饺子。今夜的年宴如何?”

  萧景琰说:“都按着礼节来。”

  萧景琰与梅长苏聊了一会儿,喝了几杯热酒,吉婶便端了饺子上来,梅长苏、萧景琰、晏大夫各一碟,黎纲、飞流等人一桌则是一大碟。

  大家都安静下来,梅长苏正要给飞流发红包,突然屋外传来声音:“飞流的好事怎么能不叫我来,梅长苏,你也太不够意思了!”

  循声看去,来人披散着长发,一身白衣,端着一碟饺子,正是琅琊阁少阁主蔺晨。他大步走进来,走到了萧景琰和梅长苏身边,惊讶道:“正想说谁这么大胆坐在了我的位子上,原来是太子殿下,失敬失敬。”

  “原来是蔺先生,这——”萧景琰看向梅长苏。

  梅长苏指着角落的小桌,对蔺晨说:“你的桌子在那儿,想坐哪儿就搬去哪儿,还不简单吗?”

  “真是交友不慎。”蔺晨嘴上这么说,却径直在梅长苏与萧景琰之间坐下,酒杯不知何时已经在手中了,“那我只好挑这处坐了,还请梅宗主与太子殿下见谅。”

  萧景琰知道蔺晨一向不循礼节,便任他在身边坐着。

  发过了红包,众人正要开始抢着吃饺子,蔺晨却出声阻止。

  “诸位是不是忘了还有一盘饺子?”他站起来,端着饺子走到众人中间来,“不可辜负了这一番心血。”

  “少阁主,你又要玩什么名堂?”黎纲问道。

  “今年我们改改规矩,”蔺晨站在中间,说,“今日人人都为包饺子出了一份力,往年是谁吃到了铜钱谁最吉利,今年咱们不光有铜钱,还有别的东西,至于是什么就靠大家自个儿猜了。待我一个个分来,谁都得说说吃到了什么馅!”

  众人听了都兴趣勃勃,蔺晨用筷子一个一个分,从梅长苏开始,每个人的盘中都有一个饺子。

  分到最后只剩萧景琰和蔺晨自己,他将其中一个饺子放在萧景琰盘中,说:“还剩两个,太子殿下不论吃到什么馅,都不能怪罪于我。”

  “那是自然。”萧景琰用筷子夹起那只饺子,送入口中。

  其他人吃了各自盘中的饺子,有的人吃到的是蜜枣,有的是芝麻,有的是桂圆,还有人猛灌一大口茶水,骂道:“谁在里边塞了一整个辣椒?”惹来众人大笑。

  “殿下吃到了什么?”梅长苏问道。

  萧景琰笑道:“与我平时吃的大不相同。尝起来倒是有梅花的清甜。”

  蔺晨听到这话,便笑道:”恭喜殿下,你这是行了大运,吃到了这其中最好的一只饺子。“

  萧景琰惊讶道:”此话怎解?“

  ”因为你吃到的饺子馅,是我特制的蜜渍梅花,“蔺晨饮了一口酒,”我包的饺子,必定最精巧,最独出心裁。“

  ”而且吃到的人,还能得到我准备的大礼。这个大礼嘛,请殿下稍安勿躁,我自会送上。“

  ”那就多谢蔺先生了。“

  飞流那边则炸开了锅,他今年竟又吃出了铜钱,这下气得不行,急忙躲过众人伸来的手,要飞上屋顶避难去了。蔺晨见状也过去抓他,飞流被他抓得紧了,张口就咬,蔺晨险险躲过,说:“好你个小飞流,居然敢咬你蔺晨哥哥!”语罢又是到处追着他。

  梅长苏见了也不阻止,为萧景琰斟酒,两人谈些往日趣事,也笑得开怀。不知是谁在外放了烟花炮竹,萧景琰扶起梅长苏去看,众人在庭院中嬉闹,互相拜年,一派喜气洋洋。

  一顿饺子下来,大家吃饱喝足,梅长苏身体虚弱,需要早些休息,这顿年夜饭也就算是散了。

  ”殿下也该回宫了。“梅长苏提醒道。

  ”酒喝多了,我想再走走,就不打扰你了。“萧景琰往外走,梅长苏要送他,萧景琰坚持不肯。

  ”殿下如若不介意,我愿陪殿下闲游。“蔺晨走来,对萧景琰说道,”也算是替某个不听话的病人送友人。“

  萧景琰唤来列战英,道:“战英,你先回宫。”

  “殿下,还是让属下随您回宫吧。”列战英有些迟疑。

  蔺晨取过列战英挽在臂上的貂裘,道:“太子殿下喝完酒还想四处走走,列将军大可先回东宫,我会把你们太子殿下平安送回去。”

  见萧景琰没有异议,列战英只好行礼退下。

  萧景琰正想拿过蔺晨手中那件貂裘,蔺晨快他一步,萧景琰只觉肩上一沉,蔺晨已将貂裘披在了他的身上,口中说道:“既然答应陪殿下走一回,自然要把殿下照顾好了。”

  “先生大可不必如此……”萧景琰自顾自说着,待他说完,却见蔺晨不知从哪儿拿出一把油纸伞,已经走下台阶,站在雪里等着他了。

 

  萧景琰虽贵为皇子,如今位居东宫,但早年在外征战,马背上风吹雨淋,也曾在漫天大雪里陷阵厮杀,行军条件简陋,他向来不拘小节,即使已经离开战场几年,寒冬时节室内也少燃炉火,此时蔺晨为他举着油纸伞,两人均是七尺男儿,撑起伞倒让萧景琰有些无所适从。

  ”蔺先生,这雪也不大,还需要撑伞吗?“萧景琰开口问道。

  ”区区一把伞,撑了也不会折损殿下半分英气。“蔺晨回答。

  ”本宫不是这个意思——“

  “殿下仗着自己年轻,身强力壮,平时也不保重身体,若再这样下去,等到以后老了,只会落得一身病根,终日卧于龙榻,汤药再灵也无力回天啊。”

  蔺晨用言语想吓唬吓唬萧景琰,话说得不中听,萧景琰也没有恼怒。

  ”先生说的是。“

  两人走在雪地里,只听见簌簌雪声,萧景琰一语未发,蔺晨也就没有说话,静静走在他身边。

  ”殿下再这么走下去,怕是要天亮了。“蔺晨出声提醒。

  萧景琰这才醒悟,他刚才只顾自己想事,忘了身边还有蔺晨陪着,说:”想着事便一时忘了时间,请蔺先生见谅。“

  ”今夜殿下过得如何?“

  萧景琰沉默半晌,许久才说:”这么热闹的除夕,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了。“

  蔺晨知他忆起了赤焰旧人,以为他触景伤情,但细看他的神情,有几分落寞,却没有悲伤之意,便放下了心。

  ”时候不早了,太子殿下还撑得住,我是撑不住了。“蔺晨打了个哈欠,摇摇头,从身上拿出一个白瓷瓶。

  “这瓶梅花酿,乃是我精心准备的大礼,要送给今日吃到我那只饺子的有缘人。既然是殿下吃到了,这瓶梅花酿便赠予殿下。”蔺晨将白瓷瓶放在萧景琰手中,瓶身与他的手一样温热,想来是一直放在炉上温着,临出门才取出。萧景琰双手握着白瓷瓶,蔺晨就把手收了回去。

  “太子殿下早些休息,我先走了。”蔺晨说完这话,将油纸伞塞在萧景琰手中,转身就走。

  萧景琰一手撑伞,另一手拿着酒,也赶不上他,只好在他身后说了句:“多谢先生”。

 

  萧景琰回了宫,往静妃那处走去。静妃猜到他要来,已经准备好了醒酒汤,缝着药囊等他。

  “听人说你出宫了?”

  “儿臣去了一趟苏府
宅。”萧景琰跪坐在静妃身侧,说道。

  静妃将醒酒汤放在萧景琰面前,萧景琰端起碗,吹了吹才小口饮尽。静妃见到他身边放着一个白瓷瓶,便拿起来看。

  “这是什么?”她问萧景琰。

  萧景琰将碗放下,转过头来,发现静妃正在看那瓶梅花酿,道:“是一瓶梅花酿。”

  静妃掀开酒封,细细闻那散发出来的清香酒气,又倒了些微酒液出来,尝了一口,才问道:“这梅花酿是从哪儿来的?”

  萧景琰见静妃如此小心,忙说道:“来自苏府。母妃,这酒有什么问题吗?”

  “这佳酿中加了几味名贵且难寻的药材,倒也是稀奇之物,小殊在哪里收来了这瓶梅花酿?”

  “小殊那处也是有趣,众人各包了一个饺子,里边的馅千奇百怪,儿臣吃到的是梅花馅,出自那位为小殊看病的琅琊阁少阁主之手,这瓶梅花酿便是他赠予儿臣的礼物。”

  “说得也是,琅琊阁医术高超,搜罗了天下珍宝,不足为奇。”

  萧景琰点点头。他看着桌上的白瓷瓶出神,许久后才开口。

  ”母妃,儿臣今夜在苏府,好像回到了祁王兄还在的时候,那时的除夕,向来是比今日要热闹万分的。往常我想起这些,总禁不住要落泪,“萧景琰抬眼看静妃,”今夜却只觉得欢喜,上天对儿臣终究还是眷顾的。“

  静妃伏身把萧景琰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紧紧相握。

  

  过了几日,萧景琰带着从静妃那儿拿来的食盒上门,正好碰见蔺晨提剑追着飞流,在庭院中四处乱窜。萧景琰走进里屋,梅长苏正在读书,见他来便与他随口聊了几句,一起吃起糕点来,任由屋外两人追逐打闹。

  “小没良心的,要不是你蔺晨哥哥我把饺子给你挑出来,你还能吃到铜钱吗?”蔺晨骂道。

  “不要!”飞流大声喊道,纵身一跃逃跑,也不知去了哪里。

  萧景琰听见了蔺晨这句话,本没有放在心上,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思来想去,转头问梅长苏:”蔺先生刚刚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梅长苏正在沏茶,只是淡淡一笑,为三个杯子都倒上了淡绿色的茶汤,才开口道:“蔺少阁主说他眼力过人,谁包的饺子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萧景琰恍然大悟,瞪大了眼睛正欲开口,此时蔺晨正好收了剑走进来,在桌旁坐下,手端起一杯热茶,却见萧景琰睁着一双大眼盯着他,而梅长苏视线虽在书本上,脸上却是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殿下,你为何这么看着我?”蔺晨问道,“若是为了我的剑法,那着实可惜,我的剑法向来不外传。”

  “无事。”萧景琰马上转移视线,看向桌上的食盒,拈起一块糕点送进口中,没再看蔺晨一眼。

  蔺晨见他今日如此反常,忙用眼神询问梅长苏这是什么状况,梅长苏仍是一脸的笑,只顾自己饮茶,不理会蔺晨。待萧景琰借故离开后,蔺晨才敢问。

  ”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梅长苏翻了一页书,说道:”明明是你自己说漏了嘴,何必怪罪在我身上?“

  蔺晨自知理亏,安静喝茶。

  ”你当我看不出来你抱着什么心思?能让琅琊阁少阁主上心的人,这天下也找不出几个了,稀奇,实在是稀奇。“梅长苏开口道,”不过也不是一点回应也没有。“

  蔺晨喝茶的动作一停,他看向梅长苏。

  ”如此佳酿,独酌实在可惜,不知何时能共饮?“

  梅长苏话音未落,便见蔺晨将手中的剑随手一丢,快步走了出去。

  ”少阁主这是要去哪儿?“黎纲在外问道。

  ”自然是找美人喝酒!“

 

  FIN

  81 10
评论(10)
热度(81)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