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雄x赵启平】万有引力(二)

-提前送给灯总,祝灯总生日快乐,一定会在你生日前写完的(……)!
-星际战士AU,最底下有小科普。胡乱瞎写,很多私设,什么都不懂,bug全是我的锅。
-本来想写污,觉得突然来污很突兀,就多写了一点,最后变成了这样……

把前面那个片段了收进来了,连起来看比较好,所以这里改作第二章。

万有引力

  (二)

  赵启平时不时会在餐厅里见到黄志雄。他发誓自己绝没有一踏进餐厅就东张西望,只是若无其事扫一遍,他视力好,很快就能找到黄志雄坐在哪儿。他知道战士们训练的时间会比领航员们长些,所以通常是掐着时间去餐厅。他一般都能见到黄志雄,然后坐在不远不近的位置,黄志雄的视线扫过来,他就笑着看回去。
  听起来好像有点像少男怀春,但赵启平也不能反驳。毕竟黄志雄去医疗室的次数实在太少,算上第一次的话,这个月他只去了两次,而且第二次赵启平还恰好在实验室里干活儿,代班的同事给了黄志雄点药就让他走了,气得赵启平一顿晚饭吃得没滋没味。
  不是说赵启平有多么渴望爱的滋润,基地里长相英俊、身材健壮的男性一抓一把,他本身也长得挺受欢迎,只是没什么兴趣。这事搁在他身上倒像是转性了,赵启平大学时期也过了不少风花雪月的日子,到了满是雄性荷尔蒙的基地反而清心寡欲了起来。他也觉得自己的日子过得像七八十岁,他依然欣赏那些漂亮的脸和健美的曲线,也有过几个追求他的人,但如果真的要往前一步,他就觉得索然无味。
  而黄志雄这个人不一样。赵启平见了他一面,就忍不住要去想他,想他被汗水浸湿的头发,身上的伤口和淤痕,笔直的长腿,以及那双有迷人笑纹的眼睛。在遇见黄志雄之前,月牙般的眼睛在赵启平看来只是一种文学上的美化,直到黄志雄出现,他才意识到,千言万语都比不上黄志雄笑起来时,他那两弯如同沉在水中的月亮般的双眼。
  搞什么鬼,今晚又在想他,赵启平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唾弃自己。明天得找机会和他再说上几句话,不然赵启平就要被自己心里这股莫名的气折腾得死去活来。
  好景不长,赵启平刚睡下不久,就被刺耳的警报声吵醒了。他立即从床上跳下来,匆忙换衣服,警报声响彻基地,走道里满是一边奔跑一边还在穿战斗服的战士和领航员,他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往相反方向的医疗室里跑去。
  Colteron向来喜欢玩这种偷袭的伎俩,赵启平刚来基地那会儿不怎么适应,没睡够的脑袋嗡嗡发疼,后来又多来几次就习惯了,一听到警报,马上就从床上蹦起来,飞速赶往医疗室准备接伤员。这种战斗的伤员并不多,星际的作战环境不比地球,大部分人都是连人带战舰一起牺牲,丧命在茫茫宇宙中,毕竟不是拍电影,受了伤还能成功返航的人少之又少,赵启平也不是没见过返航后做过手术,最后不得不送回地球做进一步医治的伤员。
  这场战斗最终以Colteron舰队的撤退结束,持续的时间很久,伤员也比平时要多,整个医疗室满满当当挤满了人。赵启平照常负责手术,跟着医疗队长走进手术室。
  这次虽然没有人牺牲,但有一艘战舰的领航员舱受到正面攻击。战舰遭到严重损害,一道巨大的缝隙从中部裂开,领航员舱已经被炸毁了一半,而领航员陷入重伤与缺氧的双重危险,战士在危急时刻开出了一条路,战舰才得以成功返航。在一旁等候的医疗小组将领航员从残破的舱体里救出,匆忙送往医疗室。

  手术持续了很久,待赵启平从手术室里出来,外头医疗室值班的医生都累得趴在桌上睡着了,瓶瓶罐罐的药水和散乱的绷带都没来得及整理。赵启平准备叫醒她,眼睛瞄到门口,发现门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着。他扫过墙上的屏幕,看见有人把系统里关于门的程序设定为“ON”的状态。
  赵启平拉开医疗室的门,然而门外空无一人。他低头,发现黄志雄蹲在门边。他的脸埋在双手里,听见脚步声,他才如梦初醒地抬起头,对上了赵启平的眼睛。此时的他有些手足无措,脸上尽是茫然。
  他双眼通红,眼里全然没有往日的光华,赵启平回想起那艘几乎裂成两半的战舰和手术室里躺了好几个小时的那位领航员,大概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赵启平蹲下来,轻拍他的脸,低声说:“救活了。”
  黄志雄起先没有反应,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头靠着墙壁闭上眼睛,原本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赵启平打算坐下来,看见黄志雄身上的血污又马上打消主意,他伸手把黄志雄拽进医疗室,将他按在椅子上。原本熟睡的医生被他们两人的动静吵醒了,她顾不上揉眼睛,走过去帮忙。赵启平拉开黄志雄的外套拉链,露出了残破的黑色战斗服,黄志雄腰部的伤口血已经止住了,但处理得十分仓促,赵启平眉头紧锁,问身边的值班医生:“这就是你们的工作成果?”
  值班医生面露难色:“他不肯让我们接近——”
  “那就把他迷晕了。不允许出现拒绝治疗的情况,如果处理不了,就直接上报指挥官。”赵启平剪下黄志雄上身的衣物,给他清洗伤口,黄志雄依然紧闭双眼,不言不语。
  值班医生将沾血的棉花处理掉,顺便找了一件衣服回来。赵启平缠好绷带,又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漏过什么伤口后,才让值班医生帮黄志雄换上衣服。
  “你先回去休息,我在这里就行,”赵启平修改系统的设置,对值班医生说道,“辛苦了。”
  “好吧,你也早些休息。”值班医生见时间也差不多,与赵启平道别后便离开了。
  赵启平在黄志雄面前坐下,他也累得不想说话,来之前喝的那两杯咖啡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一整夜的手术过后,他只想倒在床上睡得没日没夜。他揉揉眼睛,打算去洗把脸让自己清醒些,面前的黄志雄的呼吸突然开始急促,他睁开了眼睛,双手握拳,冷汗从额前滴落,胸膛剧烈起伏。
  赵启平心一惊,立即半蹲下来,想要检查是什么情况,刚伸出一只手就被紧紧握住。黄志雄的手里满是汗,他抓紧赵启平的手,身体禁不住开始颤抖。赵启平起立,伏身贴近黄志雄,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手抚按胸口助他顺气。黄志雄的呼吸逐渐平缓,身体仍在颤抖,赵启平空出来的手伸到他的后背,从脖颈到肩膀一点一点揉按他紧绷的肌肉,直到黄志雄彻底将自己倚靠在赵启平的身上。黄志雄正坐着的椅子太低,赵启平便屈膝跪下来,让黄志雄的姿势变得更舒服些。
  安静地过了一会儿,赵启平突然感觉肩膀有些湿热。一小片潮湿的布料带着身上人的重量黏在皮肤上,隐隐带了一点热顺着肩膀蔓延到心口。
  “别慌,还有我。”他轻声在黄志雄耳边说道。
 
  几位安置好伤员的医生结束工作,早已筋疲力尽,谁都没有说话。他们从手术室里出来,来到医疗室,见到里边的两人,都定在门口没有言语。他们互相对视后,相继走出医疗室,只剩下医疗队长一人。他找了一条毛毯,盖在抱着对方倒在狭窄的休息床上沉睡的两人身上,接着调暗了头顶的光,关门离开。
  而黄志雄正在做梦。他梦见自己站在家乡的田间小路上,有个男人笑着站在尽头,远远朝他招手。

  TBC

  我太喜欢笑眯眯的东哥了,眼睛和我高中同桌一模一样,都是笑起来就两弯的那种,心都酥了。

-关于starfighter-
SF即Starfighter(星基战士),作者HamletMachine,是一部还在连载的网页漫画,内容是在外太空的太空战士们开星舰以及搞基,非常污。设定是有两个职业:战士和领航员。两人一组,战士负责攻击,领航员负责开战舰。Colteron是敌对的一方。
本文标题来自Starfighter OST 第一首Gravitation,有兴趣可以听听,是哈姆在汤上收集的同人曲,适合当工作用BGM。

  78 18
评论(18)
热度(78)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