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了,大家没有挂我,我决定放出来混更(。)
-送给我的狼总,我有一整个硬盘那么多的fanvid在等你暑假来和我一起看通宵。
-港版绿好彩长图上那样,网上找来的,具体啥味儿我不清楚,听说是薄荷味……

弥敦道上

  "街边太多人与车,繁华闹市人醉夜。"
  两人跟着路人一齐过马路,黄志雄听见身边的赵启平突然唱了这么一句,不禁笑起来。赵启平只学了歌词的发音,一见到熟悉的路名,忍不住就要哼两句,不过太久没有唱,发音也是莫名其妙。
  "所以你要拍个照留念吗?"黄志雄拿出手机,问他。
  赵启平选择将他拉走。

  两人刚吃过晚饭,芝士肠叉烧双拼意面配一杯热奶茶,走出冰室的时候身上还带着八、九十年代的气息,等到在广东道上站定,被冷风一吹,马上又被卷返新世纪。
  正值下班时间,头顶灯牌纷纷亮起,五颜六色照亮整条大道。路上满满都是人,他们不像自己在走,反倒像是被行人推着走。再次经过路牌时,赵启平好似想起什么,问黄志雄:"所以说信和也在这里?"
  "我没来过。"黄志雄无可奈何。
  "看看经过的时候会不会下暴雨。"
  也许他们根本走反了方向,但谁也没去查路,权当饭后散步。想不到走了不久,赵启平眼尖,一眼就看见前方有个竖灯牌写着"信和中心"四个字,马上拉着黄志雄钻进去。
  一楼只有一些卖表的柜台,还有两部垂直电梯和两部扶手电梯。赵启平选择向下的扶手电梯,刚下到地库,就仿佛到了一片新天地。
  "没想到信和是二次元天堂,我应该多做些功课再来。"赵启平感叹道,他穿过狭窄的走道,看摆满了模型手办的玻璃柜。
  黄志雄对这些不感兴趣,不过赵启平喜欢,他就跟着,直到赵启平停下脚步。
  "安迪和魏先生之前来,我向他们推荐过一个哲学项目,不如我们这次也来体验一下,"黄志雄一看赵启平脸上的坏笑,就知道准没好事,"我听说有些影碟店是可以租到好碟的。"
  "租碟太麻烦了,你可以考虑和我实战。"
  黄志雄话音未落,前面有两个穿着学生制服的高中女学生突然转过头看他,上下打量了他与赵启平一番后对视一眼,边说话边偷笑走开。黄志雄听不懂粤语,也知道自己说了些不得了的话,不禁有点脸红,赵启平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憋着笑把黄志雄拉走。
  待他们从信和中心出来,也不过七点多。碟是买了,只不过淘来的是市面上难找的音乐老碟,他们站在门口,不知道去哪儿。
  "想看夜景吗?"

  两人坐在双层巴士后排,看车窗外的繁华都市。赵启平靠着黄志雄继续哼歌,却发现外边飘起了小雨。
  "这么灵啊,一唱雨就来了?"赵启平惊喜道。
  "别开心得太早,我们没有伞。"
  "那就淋着。"
  六个站马上就到了,不料下巴士后雨势变大,他们不得不跑进7-11买伞,顺便捎了两瓶啤酒。
  黄志雄拿出钱包准备付账,赵启平又让收银员拿了一包烟一并结账。
  "Lucky Strike?"走出7-11后,黄志雄撑着伞,问赵启平。
  "难得来一次,怀旧一下。"赵启平单手玩那包烟,翻过面,"哎,我们中奖了。"
  黄志雄探头看,墨绿色圆标上写着一行字:吸烟可引致阳痿。
  "你不怕出事?"
  赵启平把烟塞进口袋里:"所以只能两个人分一根。"
 
  他们行到梳士巴利道,直奔维多利亚港。
  天气虽冷,还下着雨,游客倒是兴致不减,星光大道一路走下来,手掌印不少,黄志雄想了想,说:"你的手也可以印在这儿,看看有没有人来挑战。"
   "想法不错。"赵启平蹲下来隔空对比,他的手指生得白皙修长,手印下来估计比一些成年男子的手掌印还能多出一小截。
  雨水把石栏打湿了,他们也不介意,撑伞倚靠着栏,一边喝酒一边吹冷风,看灯火通明还蒙着一层雨帘的朦胧对岸。
  赵启平又在哼歌,还是含糊不清,大概歌词都记不得,只剩下调了。雨声混着他的声音环绕在黄志雄耳边,他一时恍惚,也分不清现今是在外滩还是在维多利亚港,过了一会儿才回神,意识到自己在哪儿,也意识到从他们在一起那时到现在,原来已经有这么久了。
  "想什么?"赵启平问他。
  "想那包烟。"
  赵启平想起了口袋里那包绿好彩来,也有些待不住了。
  "现在去哪儿?"黄志雄问。
  赵启平不说话,舔舔嘴唇,就转身要走,黄志雄跟着他
  "找个后巷,一起阳痿。"
 
  FIN

*香港特区政府忠告市民,吸烟引致末梢血管疾病,吸烟可引致阳痿,请勿在禁烟区吸烟。
*烟与后巷梗来自《志明与春娇》
 

  49 19
评论(19)
热度(49)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