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赵】爱的洗剪吹 01-02

-大年初一,来点开心的脑洞,我听说咱们cp最近很流行抽烟喝酒烫头,来跟跟风,碎碎念照常在文后

-在老家发现一条街上有个启平百货,旁边有一排发廊,就开了个脑洞

-OOC注意

 

爱的洗剪吹

 

  01


  赵启平用钥匙打开玻璃门上的锁,进门开电闸,灯光冰柜空调都打开后,他坐进柜台打开电脑。

  他开门的时间不固定,起得早七点就来开店,前一晚熬夜睡到十点才来也是有可能,全看他的心情。他一边吃街角早餐铺买的蛋饼和豆浆,一边看股票,看完就看早间新闻。通常早间新闻看到一半就会有住在附近的两三个中学生拐进来买东西,然后一片清净。

  赵启平开了一家小超市,在马路旁边,和几家美发店挤在一起。刚开始是个杂货店,门是铁制卷帘门,两个灯泡在天花板上,白天显得有些昏暗,夏天光靠一盏小风扇也不够凉爽,热得一身大汗,恨不得在店里也穿背心内裤。

  这样做了几个月,生意惨淡,赵启平觉得这样不行,要改变策略。于是他花钱做了一个配色好看字体漂亮的招牌,换了一扇厚玻璃们,装了台空调,两盏灯泡换成几根瓦数大一些的灯管,商品名称标价都打印出来一一摆好,门外和收银台边分别贴着两张贴纸:支持支付宝/微信扫码支付。因为有了空调也不怕热,所以他每天用发胶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穿白衬衣黑西裤上班。

  虽然费了一笔钱,卖的东西也还是那些,但是人的确是多了不少。原来的顾客大多数是来买烟和饮料,顺便买张话费卡什么的;现在有不少新顾客,大多数是女性,比如每天早上都要来买面包的那两三个高中女学生。她们晚上放学还要拐来买杯热饮,一个人拿东西,其他两个人装作聊天其实在偷看他,见他看过来两个女孩儿就马上大声说笑掩饰。赵启平知道她们的心思。她们旁侧敲击要他的电话,他就给一张超市名片,上面印着座机号码。见她们如此热情,他也不好意思开口强硬拒绝,只好在装袋的时候偷偷塞一两个棒棒糖,算是感谢小妹妹们热心帮衬生意。

  这天赵启平卖了两包烟、一碗泡面、四瓶矿泉水、一包薯片以及一瓶啤酒,吃了一碗街对面的馄钝,接着迎来了夕阳。进货商开卡车停在店门口,招呼他出来拿货。外面有些冷,但搬来搬去也就热了起来,赵启平把袖子折到小臂上,出去搬剩下三箱饮料。

  他一次搬不来三箱,就留了一箱在外边,把那两箱垒着,搬起来后站直身体,正好看见隔壁的美发店老板在门口送客人。说隔壁也不太准确,赵启平的超市在最左边,那家美发店在左数第四间,不过都是一条街上的,就算是隔壁吧。

  赵启平放下货,再从店里走出来,发现对方还站在那儿,眼睛往他这边看。

  “帮你看着那箱货。”美发店老板解释道。

  “谢了,接着。”赵启平道谢后,朝他丢了一罐刚刚在店里拿的饮料,对方反应很快,准确无误地接住了。

  “水果啤酒?”

  赵启平抬起最后一箱饮料,朝他眨眨右眼:“我这里也没什么好货,将就将就吧。”

  


  02


  黄志雄开了一家美发店,在马路旁边,和几家同行以及一家小超市挤在一起。刚开始是个单纯的理发店,只有洗剪吹,不包含其他服务。

  这样做了一段时间,除了附近住的老人之外,他没什么生意,只好去学些新手艺,回来添了些设备,开始扩大业务了。他把店里小小装修一下,学着其他店贴些流行的明星海报,添加了拉直、烫染等新项目,然后重新开张。

  之后他的生意就好多了,客人的平均年龄下降不少,从老爷爷变成中青年妇女,最近还多了一两个高中的女孩儿,以及好些上幼儿园小学的小男孩小女孩。

  “你这里理得好,旁边那些店乌烟瘴气的,动不动就百来块,要不是我没时间,在家里拿把剪刀剪一下就好了,还用得着领出来剪啊?”

  黄志雄正在给一个小学三年级的男孩剪头发,旁边男孩的妈妈坐在沙发上和他说话,黄志雄只是点头应着,手上动作不停。那边妇女还在说:“你这里就是干净,小伙子人长得又帅,隔壁那些店里的年轻人喔,一头花花绿绿都不知道是什么妖魔鬼怪,头发帘都盖住眼睛了,哎,你有没有女朋友,要不要阿姨帮你找啊?”

  “还没有找,不着急。”黄志雄收起剪刀,拿海绵给男孩扫了扫后脖的碎发,松开夹子,将布从男孩身上拿下来。

  “什么时候想找了就找阿姨,我认识不少姑娘呢!”妇女从钱包里拿出钱放在黄志雄手上,黄志雄一看数目不对,比平时多了一倍,想要还回去,妇女已经拉着儿子到门口了,说,“哪有收这么少钱的,这么年轻要饿死啦!”

  黄志雄送两母子出去,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隔壁小超市的老板出来搬货。他将袖子挽到了小臂,然后把叠在一起的两个箱子搬起来,箱子不算轻但他抬起来也不吃力。背部曲线漂亮,衬衫下摆收进了裤子里,不用观察皮带长度都能清楚看到他细窄的腰,向下——黄志雄感觉莫名有些心虚,只好把视线从对方的后臀转移到别处去。

  等他再看回来,超市老板已经回来搬最后一箱饮料了,两人对视一眼,黄志雄出声解释:“帮你看着那箱货。”

  “谢了,接着。”超市老板朝他一笑,然后丢来什么东西。黄志雄伸手接住那个东西,一看还是一罐酒精含量很低的水果味啤酒饮料。

  “水果啤酒?”黄志雄问他。

  “我这里也没什么好货,将就将就吧。”

  超市老板朝他眨眨右眼就进店门了,而黄志雄站在自己店门外,拉开饮料拉环。

 


  TBC

  


  我怎么好像在写超市西施……

  感谢我亲爱的祖宗 @青丝花少 ,天津一宝,和我一起开脑洞,给我科普相声相关 ,并用血的教训告诉我,不要轻易尝试烫头的滋味(悲伤蛙比哈特)

  因为文化上的差异(我都不好意思和大家聊天,因为太无知啦),相声对我来说就是本土经典rap里说的“老屋飞入外来雁,鸡同鸭讲眼碌碌”,所以文里并没有什么相声相关,说实话,我连普通话都说不好呀(哭成一团)

  我要继续看泡菜妹做炸鸡块和可乐饼了。


  125 31
评论(31)
热度(125)
  1. 我是念慈君赵五斤 转载了此文字
    看见这个标题我就义无反顾地点进来了,就喜欢这种似乎脱离原剧的设定。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