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相关衍生】论新媒体平台对开展便民利民工作的实用性[上]

我真是太爱你了,你都不知道它对现在的我来说有多么大的作用,啥也别说了,有机会再一起厮混睡觉!

青丝花少:

论新媒体平台对开展便民利民工作的实用性




※ @赵五斤 的爱的洗剪吹的同人文,设定一定要点进去看一眼!由摸老板点单,我负责闭眼瞎写。主黄志雄/赵启平,洪少秋/李熏然。稍微提及凌远/季白,谭宗明/陈亦度。


※别看名字这么正经,真的都是瞎扯。OOC语病故意卖萌人工雷全都有。


※这玩意儿竟然是情人节贺文?


 


李熏然李警官是被他爹踢下来走基层当片警的,其实他一直想当个刑警。


当然啦,原因除了家庭熏陶,加上打小就好看警匪片之外,还有偶像的力量——他有个一表人才的师哥,叫季白,江湖混号季三。在警校处处顶尖不说,作为一个富二代,为了人民的利益,不远万里,从只有过年不堵车的祖国心脏,服从分配,来到他们这个临海城市,自力更生,从小警察一路摸爬滚打到大队长,让学校的一众师弟们视为道德楷模。


李熏然本就和季白就有些交情,对他这个师哥为人处世的态度喜欢的不得了,听说此事迹后更是发自内心的敬佩,索性就以他为例,想说服他爹李局长让他去刑警大队报道。


李熏然除了桃花不太好,什么都是拔尖的,再加上是头一批独生子女,自小被他娘当掌上明珠一般的宠着,心气高的不得了,认死理了非要去当刑警。他老爹一方面是舍不得,一方面也想让他多练练,索性就把他踢到了这儿来当片警,让他干出点成绩再回来。


李熏然一开始千万个不高兴,到后来反而踏踏实实的待了下来。到哪儿不是为人民服务啊,他想。


当然,还有一层原因,是因为自己偶像光辉形象的破灭。


“他妈的,被骗了,”李熏然掐了烟捡起了放在一边儿的手柄,“我今儿才知道,季三这个龟孙子,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人民的利益来H市的。”


赵启平看他像是捏泡泡纸般用力的摁手柄,眯着眼盯着电视打算找个游戏来解解气,站旁边等着李熏然把下文吐出来。


“妈的,季三对着外人说自己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H市治安不好黑社会横行,过来为人民服务了。结果前一阵子听我那个小学妹说,都是扯淡,他其实是对人家H市一附院的凌大院长一见钟情,不远万里追夫来了。”


 


李熏然和赵启平的革命友情起源于一群社会青年和两块碎了的玻璃大门,发展于某同性交友网站——别想歪了,虽然都是B打头的,但是这个的名字长一点,图标是粉红色的。


这一切开始于那个出了新一期军情解码的下午。赵启平本来打算把没看完的那半本书看完的,结果突然想起来今天更新该出了,连忙打开了科技区,接受了50分钟的爱国主义熏陶。看完后他简单说几句并分享到了朋友圈,发出去后顺手刷新,才发现刚刚有人和他分享了同样的视频。


李熏然警官同样简单说了两句,顺手吐槽了封面。


“这次封面竟然把局座p在了俾斯麦脸上,简直是在嘲笑我这个非洲提督。说起来我什么时候才能大建出来这只德国船。”


赵启平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想评论结果被告知评论失败,怕是李熏然发现自己忘了放在分组里立刻秒删了这条朋友圈。他也有心想要逗逗这个小警察,索性也就打开了对话列表,发了个表情过去。


自那之后他们的关系从“熟人”变成了“基友”。平时除了共享对战略忽悠局局长张局座和鬼畜区的喜爱之情之外,两个人还能一起振臂高呼“神主万岁”和“东马小三”。赵启平好看漫画,李熏然好打游戏,两个人三天两头就凑在一起打游戏看动画,间接救活了了旁边卖烤冷面的和干烧烤的。虽然不出俩月,赵启平就和隔壁的剃头黄师傅搞上了,但是不妨碍李熏然每周一次带着墨镜来和赵启平打游戏。


这不,刚过了年的晚上,李熏然就推门走进了赵启平可以与相声演员的肚比肩的杂货铺,冲着看手机的赵启平喊。


“赵启平,我下个月的奖金和调回市局做刑警的梦想可要靠你了!”


赵启平抬头看了他一眼就接着听明楼明诚两位老师今年封箱场的新段子去了,倒是黄志雄冲着李熏然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小长假虽然过完了,正月可还没出。因着“正月剃头死舅舅”的老例,黄志雄的理发店索性关了门,黄师傅也跑到赵老板这儿靠着“有事老板上,没事上老板”来过这个正月。


李熏然一开始还想问黄志雄这都初八了怎么还不干他那个洗剪吹了,后来一想,也就没问。


赵启平的手机传来了观众大声的“噫——”和电扇猛烈摇晃的声音,他关了视频,问站在货架子前面拿啤酒的李熏然。


“李熏然,我和你八竿子打不着,你怎么又找上我了?你这次回家没把你干片警的光辉事迹告诉李局长?”


“别提了。今年别的业绩是好,就是我干的那个微信平台,在市里这些个政务相关的平台当中排了个倒数。这平台完全是我自己一个人管,搞成这样让我怎么和我爸开口。”


赵启平的微信朋友圈一直乱的很,除了每个人朋友圈都有的“你知道微商是未来趋势么”和“惊天消息终于曝光!xxx竟然是xxx的小姨子”之外,就是初中同学晒娃,高中同学晒房,大学同学晒穷和惨不忍睹的医患关系,以及下海创业的艰辛这类的赵启平根本不想点开看的消息。李熏然警官一本正经的推送在这一滩泥沼中简直是一股清流,倒是正正经经的政务消息平台,除了八股又无趣,没有什么太大的缺点,也没什么太大的优点。


李熏然掏出了他过年新换的360手机,滑了两下递到了赵启平眼前。


“你看,这是今年第二的。”


赵启平看上面明晃晃的“引力波对孕妇的五十大危害!宇宙神学家刘慈欣告诉您!”笑出了声。


“我都服了,这点击量都能上万。”


“这哪个部门的?”


李熏然说了个老龄化严重,工作人员平均年龄50的社区街道办。


“难怪。你把第一的给我看看。”


李熏然把手机从赵启平手里抽了回去,滑了几下打开了另一个公众号。赵启平仔细的看了看推送,掏出了他过年新换的6s,关注了这个公众号。


然后他放下手机,看着皱着眉头喝啤酒的李熏然。


“你这个平台给从头到脚改一改。首当其冲就是名字——你看看你这个【小李警官说事】,搞得和电台里定点说评书的栏目名一样。你一个官方公众号,要搞个高端大气的官方名,除了亲民之外,也要让大家信任你。”


“那你说我改个啥。”


两人没说话,一边喝酒一边思考,最后是黄志雄打破了沉默。


“叫楼诚公安在线完了。”


赵启平一口菠萝啤喷了出来。


“黄日跳,新媒体平台缺少了你,简直是他们的损失。”




—TBC—




实不相瞒,我们家真的有说相声的,不过我一年也见不到几次。


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写正经玩意儿,也许写不正经的能稍微挽回点我的名声【不


中间有段楼诚是貂丁太太的相声梗,实在是不敢AT太太,太太如果真的看到这里,让我抱着您的大腿说对不起,您要是不高兴我立刻改。


能够认出来大部分梗的朋友们快来和我搞基。


情人节老公拍戏,只好和手机过了,唉。


顺说,这文顶天三天就完结,你有故事我有酒下一章在我奔三第一天放出来,三日谈开学后吧。

  68 1
评论(1)
热度(68)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