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赵】真爱无价(上)

-迟到一天的情人节贺礼(但是还没有写完),套用去年坤哥微博发的那张图,不管大家有没有情人,都是有情人。

-Cashback(超市夜未眠)!AU,其实和电影关系不大

 


真爱无价

 

  1

  赵启平第四次瞄向那个正在冷冻柜旁徘徊的男人,当对方看过来的时候,他就抱臂斜靠着收银台,装作等得不耐烦又要防他偷窃的样子,等到对方转过头,就放松身体,任自己的视线在男人身上游走。

  这是赵启平调到夜班的第二个星期,他白天要上课,所以在第二天课不多的时候上夜班。夜班比白天难熬多了,如果不小心睡着又会被扣工资,超市里没有别的娱乐,他只好带上自己的法语课本,没人的时候就看两眼。他的法语已经能够交流,但完全没法应付课程里的那些艰难晦涩的术语,不得不多多用功。深夜来超市买东西的顾客不多,赵启平通常是一边读课本一边等顾客来结账,顺便看看对方没有偷偷往口袋里塞东西,但自从刚刚那个男人走进来之后,赵启平就顾不上看书了。

  那个男人是亚洲人,有着英俊的脸,让赵启平看了一眼就再也读不进书,课本上印着的东西马上从字母变成一堆无意义的曲线,在他的眼里自动排列成了那个男人的脸。赵启平内心挣扎,他既想多看那人几眼,又觉得这样未免过于明显,反而会令人生疑。他望向左边的收银台,那个同事正昏昏欲睡,这下机会来了,他装作怕那人偷窃的模样,光明正大地盯着他看。

  那人拿了两三包垃圾食品和几罐啤酒来结账,在看到另一边早已睡过去的收银员后,理所当然选择赵启平这边的收银台。赵启平手上还拿着课本,随手往旁边一塞,若无其事地拿过商品扫码。超市里安安静静,只有收银的机器发出些许响声,赵启平扫完所有商品的码,抬头看了男人一眼,发现对方也正在看他,赵启平移开视线,看向机器用法语磕磕巴巴地说金额。

  “你像留学生,”男人开口问道,“刚来不久吗?”

  “对,一年不到。”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付钱,赵启平接过然后找零钱,听见他问:“你姓赵?”

  “你怎么——”赵启平低头一看,被他随意乱丢的课本第二页上写着一个“赵”,他有个同学经常拿错别人的课本,所以他特地写大了来防止错拿。

  “我姓黄,黄志雄。”男人朝他一笑。

  “赵启平,然后这是零钱。”赵启平把零钱递给他。

  待黄志雄走后,超市又开始无趣得令人犯困。隔壁的同事依然在睡,赵启平揉了一个纸团想丢到他的脑袋上,但还是没丢出手,视线扫过店里仅剩的一位顾客,又摸出了课本。他依然没有心情看,一页一页翻过去,干脆合上丢到边上。

 

  2

  交换了名字算不算第一步?赵启平一边扫码,一边偷瞄站在货架边往购物车里丢商品的黄志雄,心想。

  不对,只能算半步。他们都不知道对方后边那两个字怎么写,黄志雄也没有追问,估计就是随口问问,算不上对他有兴趣。赵启平把信用卡递回给黑人妇女,又想。

  现在超市又只剩下一位顾客,他能让整间超市都明亮一整倍。赵启平看两个单词,嘴里念几遍,视线随着黄志雄来来去去。他今天似乎并不急着走,还在逛一个又一个货架。

  赵启平开始神游天际。他的身材为什么这么好,是平时空闲的锻炼还是工作本身需要?他会做什么工作?他的住处离这里有多远?他还会再来买东西吗?为什么他总是深夜才来?

  “想什么呢?”声音突然响起,吓得赵启平马上回神,发现脑子里的人就站在收银台外。

  “抱歉抱歉,刚刚在背单词。”赵启平尴尬地舔唇,伸手从传送带上抓过一盒罐头扫码。黄志雄站在一边看他工作,看了一会儿,说:“上夜班有趣吗?”

  赵启平用近乎抱怨的语气回答他:“你用有趣来形容夜班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除了课本,你还能给自己找点别的乐子吗?”黄志雄问。

  “那就看厕所读物?”赵启平指指手上那盒牛奶的配料表,黄志雄果然被逗笑了。

  “我也认识一个上夜班的小姑娘,她说她会编点小故事打发时间。”

  “小姑娘的想法总是丰富浪漫的,而我脑子里只有医院灵异故事。”赵启平将东西装进袋子里,递给黄志雄。

  “试试也没坏处。”

  赵启平盯着黄志雄的离开的背影,又转头回来。编故事?我只会编成人故事。他低头转笔,在便签纸上写些不成句子的词,其中一个是职业。他看了很久,感觉编故事可能也有点意思。

  黄志雄像个士兵。他的脊背笔直,步伐利落,说话干脆不拖沓,令人感觉不易接近,但笑起来又像冰水初融。按照一般故事的设定,这样的士兵必定会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在故乡等他结婚,而且在战场上,他还会攥着信物紧握信念,直到平安归来。

  虽然这样想让他有些伤心,不过他注意到,黄志雄的手上并没有戒指,也没有戴过戒指的痕迹,代表到目前为止还是空位。赵启平又忍不住去想他脸上满是黑灰和血污的样子,但他还是觉得,黄志雄即使是这样也很英俊。

 

  3

  这次没有故事。

  今夜的黄志雄不如平日整洁,头发和衣服都有些凌乱,像是喝了酒。他径直往冷冻柜走去,犹豫几秒,随意拿了两罐啤酒就来结账。赵启平注意到他脚步不稳,但还是尽力在走直线。

  黄志雄把啤酒放上传送带后,手撑着柜台低头努力让自己不滑下去,他不正常的状态让隔壁收银台的同事也往他这边看。赵启平闻到他身上的酒味,手上拿着一罐啤酒迟迟没有扫码。

  “我觉得我不应该卖酒给你。”赵启平说。

  黄志雄依然低着头,回应他的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过度饮酒对身体有害,你可能不想听,但是在这方面我——”赵启平准备继续说下去,却被黄志雄打断:“好。”

  “……你说什么?”

  “不喝了。”黄志雄将赵启平手里的啤酒拿走放在台面上,他抬起头,眼睛虽然有些许血丝,但比刚刚明亮多了。

  赵启平没想到黄志雄会直接答应,甚至不用他多劝几句。

  “你就这么答应了?”

  黄志雄转身离开,赵启平听见他自言自语般回答:“……只是来找个理由。”

  一直到黄志雄离开视线范围,赵启平依然思绪不宁。课本在他认识黄志雄后就不再是他打发时间的工具,而是掩盖他心情的盾牌。

  “怪不得现在白天很少见到他了,”隔壁收银台的同事突然对赵启平说,“大概最近过的不怎么好。”

  赵启平没有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就是刚刚那个中国男人,他住在附近,以前都是白天来买东西,最近反而不见了,原来是晚上才来。”同事低头抠着手上有些脱落的红色指甲油,说道。

  “你认识他?”

  同事耸耸肩:“他长得好看,我当然会多看几眼。你们刚刚说了什么?”

  “我说超市有规定,不准卖酒给已经喝醉的人,他就走了。”赵启平拿起课本,假装背单词。

  “说谎,”她手撑在柜台上,朝赵启平这边夸张地说,“你们肯定认识,明明是我离冰柜更近,但是他喝醉了还要多走几步到你那儿,看都没看我一眼。”

  赵启平不知道回她什么才好,只好说:“我的法语不好,听不懂你说的话。”

  “噢,我说你是一个可爱又可怜的亚洲男孩。”她顺着赵启平的话接下去,“你知道自己把书拿反了吗?”

  “你以为我听了这话会慌慌张张把书倒过来,告诉全世界我正在走神吗?”赵启平在嘴上做了一个拉紧拉链的动作,示意她停止这个话题。

  一个心烦意乱的夜晚。

 

  4

  他在约定好的时间走进超市,经过推着购物车的人和在地上奔跑的小孩,来到食品区。

  疏于打理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他忘了自己是几天前剃的须,此时下巴已经冒出了不少青色胡茬;外套大概有一个星期没换过,也许已经有了味道,褐色裤子上有些被溅到的泥渍。他看上去糟糕透顶,像是街边的流浪汉,许多人见到他都下意识避开。他拐进两排没有人的货架之间,停在即食燕麦前,一包一包抓起又放下,直到在深处摸到一包重量有差异的燕麦。确定左右没人后,他迅速抽出那包燕麦,撕开包装,将里边藏着的手枪与子弹收起来。此时有人推着购物车过来,他马上把包装袋塞进空隙里,若无其事地离开,经过推着购物车的顾客时,手心被塞进了一张纸条。他走出超市拐进昏暗的巷子,才打开那张纸条,上面写着——

  “字典也能让你这么入神?”熟悉的声音将赵启平拉回现实,赵启平这才发现故事的男主角此时就站在他的面前。

  “还不错。”赵启平合上字典,心里已经是惊涛骇浪。他将黄志雄设定为一位遭到背叛而境遇窘迫的杀手,他即将去完成一次能改变自身未来的任务,幻想之余却没注意到黄志雄走进了超市而且准备结账了。

  赵启平在键盘上敲打,算好金额后拿出购物袋将商品一一装起来。

  “抱歉,我前两天喝得有点多,所以……”黄志雄说。

  赵启平抬头看他,然后继续装袋:“我只是怕你醉倒在门口,对我们超市影响不好。”

  东西差不多都装完了,黄志雄突然拦住赵启平:“这个不要装进去。”赵启平一看,他手里拿的是一包小熊软糖。

  “你喜欢吃软糖?”赵启平忍不住笑出来。

  黄志雄摇头:“不是,只是想买来送你。”

  赵启平看看那包软糖,又看看黄志雄,满脑子尽是某口香糖广告。他想问黄志雄到底是不是那个意思,但他觉得黄志雄可能压根没有想到那层,便改口问:“我像是喜欢吃糖的人吗?”

  “随手拿的,我老板的女儿很喜欢吃这个,应该不难吃吧?要不我换一个?”黄志雄有些犹豫,伸手要拿回来,赵启平马上藏到背后。

  “即使我不吃,隔壁的女同事也肯定喜欢,替她谢谢你。”他把软糖放在字典旁边,继续把剩下的东西装进购物袋里。

  前几天那个失魂落魄的黄志雄已经不见踪影,今天的黄志雄依旧与平时无异,但前者更加让赵启平好奇,杀手故事还能写很长很长,他甚至可以加上很多可能,比如杀手先生因为曾经的任务而患有PTSD,甚至酒精成瘾——停住,这样实在太令人心痛了,赵启平把纸上写的那些想法揉成一团丢进废纸篓,决定要模仿好莱坞大片为这个故事加上一个皆大欢喜的美好结局。

  他把本子翻到下一页,顺便往嘴里塞了一个小熊软糖。


  TBC

  197 39
评论(39)
热度(197)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