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赵】真爱无价(下)

有一段小污,可直接走袖底


  5

  赵启平第一次在白天的超市见到黄志雄。这话听起来着实有些诡异,不过白天的黄志雄与夜晚的黄志雄又有区别,比如现在的他正站在蔬果区挑选蔬菜,头发梳得服服帖帖,穿着衬衣和西裤,没有戴手表,挑西红柿都能像在挑戒指一样好看。

  赵启平是被叫来临时顶班的,所以不用站收银台。他原本正在往货架上添方便面,转个身就发现黄志雄就站在离他有五米左右的蔬果区,所以他决定去打个招呼。

  他走到黄志雄身边,清清嗓子,黄志雄看过去,发现是他之后便朝他微笑。

  “很少见你在白天来买东西。”赵启平说道。

  黄志雄把手上的西红柿放进购物车里,说:“因为你上的是夜班。”

  赵启平不接话,继续看他挑西红柿。待他挑了几个后,又问:“挑这个有什么讲究吗?”

  “你这儿的都不错,只要挑点软的就行。你不用上课吗?”黄志雄看他。

  赵启平也拿了一个在手上捏捏,不回答他的问题:“你不用上班吗?”

  “趁着人没那么多的时候出来买点食材,不然下午不够用。”黄志雄推动购物车,去买洋葱,赵启平跟在他身后。

  “我今天考试,所以有空来顶班。你是厨师吗?”

  赵启平自告奋勇,挑了一个洋葱放进黄志雄的购物车里,黄志雄拿起来看了几秒,默默放回去,重新挑一个。

  “对,我在附近的中餐馆工作,不过待久了,也会一点法国菜。”

  赵启平跟着他一路挑蔬菜,然后转战肉区,说要挑些牛骨。赵启平马上兴奋了起来,这是他本行,他坚持不让黄志雄自己挑,非得自己挑,每条都分析一通,最后拿出自认为最优秀的放在黄志雄手上。黄志雄拿起来看,这次他选择放进购物车。

  黄志雄一边挑一边和赵启平闲聊,每次问了一个问题,赵启平都要反问他一个问题,他只好先把自己的答案亮出来,才能套到赵启平的答案。几次之后,黄志雄就不再问问题,轮到赵启平问他问题,他学到了这招,反用到赵启平身上,赵启平也乖乖地先甩出答案,等他说出自己的。这一轮下来,赵启平得到了不少自己想要的信息,心情大好,黄志雄和他聊天也不烦腻,倒觉得很有意思。

  待黄志雄离开超市回去工作后,赵启平回到蔬果区,照着黄志雄刚刚说的那些要点挑选,心却已经离开超市随黄志雄而去了。

  他的刀工应该不错,不知道会不会雕萝卜;手臂有力,颠锅当然也不成问题;反应很快,大概不容易被热油溅到;手劲拿捏得当,揉出的面必定很好……

  此刻赵启平倒希望自己是个有幸被黄志雄挑走的西红柿。


  6

  今夜有些一言难尽,原因是黄志雄买了一盒安全套。

  黄志雄在超市里待的时间没有平时长,他一进超市就往收银台走来,随手拿了一盒安全套放在台上,看得出来他有些后悔,因为他习惯来赵启平这个收银台,想要换一边结账已经来不及了。

  赵启平照常把商品拿起来扫码。它只是一盒正常的物品,一种在人类生殖领域上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发明,简而言之,它只是一盒安全套。他机械地扫码,敲打键盘然后收钱,十几秒的时间像十分钟那么长,他的脑子里都是“黄志雄买了一盒安全套”,直到他抬头看见黄志雄古怪的表情。

  黄志雄几次欲言又止,赵启平叹了口气,决定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

  “看来今晚某人会有一个难忘的夜晚。”赵启平将那盒安全套放在黄志雄手里,试探道。

  黄志雄像是松了口气:“帮朋友买的,他身上唯一一个破了,要我马上去送一盒。”

  “不是吧,这种时候才发现,你真是肩负重任。”

  黄志雄把安全套塞进外套口袋里,说:“所以他欠我一个大人情。”


  黄志雄走后没几秒,隔壁的女同事马上大声说道:“我知道你喜欢他,我的天啊,我刚刚以为你会哭!你的眼睛那么大,眼泪好像马上就会掉下来。”

  赵启平瞪大眼睛:“那是他帮人买的,而且就算是他自己用,我也不会哭。”

  “那是一盒安全套,你怎么知道他说的就是真话?”女同事问。

  赵启平随手抓来一支笔在手上转,他想了想,说:“我看得出来,我知道他说真话时的模样。”

  “那说谎的时候呢?”

  赵启平舔舔唇:说:“他从没对我撒过谎。”

  女同事回敬他一个白眼:“我以为你会因为一盒安全套而放弃迷恋他,然后说些失恋的傻话。”

  “他本来就不是我的男朋友,我没有任何损失,即使他和别人在一起,我也不会马上停止呼吸。”赵启平丢下笔,仰躺在椅子上看头顶的灯,忽略身体里那股让他胸闷的气。


  【此处有两小段污,走袖底


  赵启平睁开双眼,眼前只有天花板,耳边响着空调运转的声音。他踢开被子,让冷风吹干身上的汗液,想都不用想,下身必定是一片狼藉。

  “我没救了。”他捂着眼睛自言自语。

  过了一会儿,他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下床,光脚走进浴室,想着刚刚的梦快速解决下身的问题,然后冲了个澡。换上新的内裤后,他在满是水雾的镜子前盯着自己朦胧的轮廓好几秒,才走出浴室,躺回床上。空调还在呼呼吹,他突然一下子蹦起来,拉开抽屉去拿纸和笔。


  7

  赵启平心里有好几个故事,他全部写在纸上,一个故事一张纸,然后全部叠起来折成一小块。

  上夜班的这天正好是情人节,整个超市为了招揽客人而好好布置了一番,到处都是粉红色的爱心,不知道是不是这招起了效果,顾客中五个有四个是来买情人节礼物的,安全套和润滑剂的销量也比平时高。

  黄志雄这天也来了,他买了些食材,赵启平一个一个装袋,趁他不注意顺手叠好的那几张纸一起放进袋子里,然后接过黄志雄递来的钱,数好后正要放进机器里,突然发现里边夹着一张纸条。

  “多了一张——”赵启平要还给他,不经意间看到上面的字,话说到一半没了声音。

  黄志雄把纸条推回去:“没有多。”他拿起赵启平装好的袋子,走出超市,留赵启平一个人盯那张纸条。

  上面是一串电话号码。

  “嗨,那是什么东西?”在一旁拖地的同事倚着拖把好奇问道。

  赵启平很是得意,他扬扬纸条,然后收进口袋里:“我的情人节礼物。”

  另个同事推车经过,也凑过来,摇头感叹道:“我猜是电话号码,年轻男孩总能得到那么多的爱。”

  那也是他用那么多个夜班和故事换来的。赵启平把字典和课本丢到一边去,他再也不需要它们了。


  赵启平一下班就按着纸条上的电话打过去,那时已经快天亮了,黄志雄过了好一会儿才接起。

  “我马上要去上班了,等会儿给你发地址。我工作到六点钟,你要过来等我下班吗?”电话那头有滋滋的油炸声,黄志雄大概是在做早餐。

  “我要带什么东西过去吗?”赵启平问。

  “带你自己就好。”


  黄志雄在一家餐馆工作。赵启平提前了半个小时来等黄志雄下班,他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只点了一杯水。这个位置能透过小小的窗口望见厨房,正好能看见黄志雄的侧脸。

  餐馆里客人不多,华人老板娘从后厨走出来,给赵启平端来一杯柠檬水和一小碟蛋糕。

  “我没有点东西。”赵启平连忙说。

  老板娘朝他一笑,说:“是志雄给你的,他怕你饿了。”她拉开椅子在赵启平对面坐下,将叉子递给他。

  赵启平挖了一口蛋糕进嘴里,奶油的甜味正好映衬他现在的好心情。

  “你在哪里工作?”老板娘问他。

  “我是留学生,平时有空就在超市打工。”赵启平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去,才开口回答,然后又往嘴里塞一口,鼓着腮帮子,用舌头舔走嘴角的奶油。

  老板娘继续和他聊天,问他什么时候来的法国,平时学习辛不辛苦,老家在哪里,毕业之后怎么打算等等,又给他添水。赵启平不敢大意,小心斟酌字句,然后一一回答。

  聊了十来分钟,老板娘抬头看墙上的时钟,站起来说:“时间差不多了,我让志雄收拾收拾,提前下班。”语罢就推开后厨的门,进去和黄志雄说话。

  赵启平一边喝水,一边通过小窗看厨房,黄志雄显然还想继续工作,但老板娘二话不说就将他头上的厨师帽、围裙扯下来,推他去后边换衣服。过了一会儿,黄志雄换好衣服后,老板娘又塞给他一包东西,催他出来。

  赵启平在柜台旁等,黄志雄打开门一见到他就弯起眼睛笑。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出去,是不是要我用扫把赶你呀?”老板娘在后边喊道。

  “知道了,姐!”黄志雄回头答应后,拉住赵启平的手腕往外走。

   两人走出店门后,黄志雄把手上那包东西放在赵启平手里。赵启平问他是什么,他解释道:“我姐做的巧克力,她非要我给你,我记得你不太爱吃甜。”

  “那是要看谁给的。”赵启平拿出一块掰成两半,一半自己吃了,一半送到黄志雄嘴边,黄志雄张口咬住。


  黄志雄领着赵启平往前走,赵启平也没有问他去哪里,等黄志雄自己说。

  等到他们拐了个弯,走到另一条道上,这时两人已经走过了赵启平工作的超市,黄志雄才开口问:“我想带你去我家,你想去吗?”

  “现在才问,我看这都到你家门口了。”赵启平虽然嘴上这么说,脚下倒也没有要拐弯的意思。

  “我看过那些你编的故事,每一个故事我都很喜欢,所以我把自己工作的地方告诉了你。”

  黄志雄停下脚步,赵启平也站定看他。

  “因为我也想为你写点故事,你会给我这个机会吗?”


  FIN


  *本来不打算写姐姐的,不过最后还是改变主意,所以前文“老板的孩子”也改成了“姐姐的孩子。”



  


  146 28
评论(28)
热度(146)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