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暮春寒

疯狂亲你俩!!!!

青丝花少:

一个好辰,悄咪咪告诉我,这顺手是欠了我快四个月的生贺。
感天动地,抱住强吻。


子在川上曰:



  暮春寒




  CP:蔺晨/萧景琰




  *私设/OOC有




  *最好的魔宗 @赵五斤 生日快乐。




  *如果有BUG,是我瞎写的。








  蔺晨醒的时候还很早,天灰蒙蒙的,只在远处与群山相接的地方有一片亮光,艰难地穿过云层和风雪,慢吞吞地漫延开来。雪下了一夜,庭院里铺了一层白色,只是院中那株梅花还是没有开,他失望的叹了口气,然后听见了隐约的敲门声。腊月快要结束了,阁中多数学徒都回家去了,叩门声孤零零地响了许久,蔺晨这才反应过来,在前院的积雪中留下一串匆忙的脚印,打开了门。




  门外的人裹在素色的披风里,披风的料子很好,大约是哪家的公子哥,他叩门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蔺晨看到那只骨节分明的手被冻得有些苍白,不由得有些歉意。




  “抱歉,开门晚了。”蔺晨侧身,示意那人走进院里来。




  “不碍事。”那人冲他拱手行了礼却没有动,“在下萧景琰。这么早来打扰实在冒昧,只是家母突然病倒,还想请蔺大夫去看一看。”




  萧景琰,萧。他在心里默默重复了一遍。蔺晨是个很好的大夫,只是随性惯了,向来不怎么喜欢出诊,也不喜欢和那些大户人家打交道,就是平日里,除非是十分严重的病,他都让阁中其他大夫去了,自己则待在他的琅琊阁里喂喂鸽子捉弄飞流,更何况是飘雪的寒冬。蔺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已经开始想念屋内的温度。门外的萧景琰依然站的笔直,他的眼睛在昏暗的清晨里愈发明亮,蔺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院里那棵迟迟不开的梅花。他身后有一串脚印,一路朝山下延伸,和敲门声一样孤零零的,推脱的话在舌尖打了个转,被蔺晨咽了下去。




  “行,你进来等我一会儿吧。”




  萧景琰这才走进门,雪地里的脚印顿时热闹了起来。蔺晨草草收拾了一下,在熹微的晨光中掩上了门,随着萧景琰往山下走去。




  




  蔺晨后来十分懊悔自己没有坚持“少去招惹大户人家”的原则,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妥协了,可能是那天太冷,冻住了理智,也可能是萧景琰的背挺得太直,眼眸太过清澈,就像是一束倔强的光。




  萧母的病并不严重,蔺晨捏着毛笔开了药方,准备回去。他收到了明显过高的出诊费,边寻思着要不干脆给飞流买点糖葫芦回去,边走出了点着清雅熏香的屋子。




  “蔺大夫!”蔺晨回过头,萧景琰提着个食盒向他走来。“这是家母先前做的榛子酥,您带回去尝尝吧。大清早麻烦您走一趟。”他说话的时候眉间浅浅地皱起来,看起来过分的真诚。风中传来淡淡的花香,蔺晨这才发现,萧景琰背后是一树开的正好的梅花。




  “谢了。”接过食盒,蔺晨指着那棵梅树说,“真好,我那棵可是怎么都不肯开花呢。”




  萧景琰转过身才明白他在说梅花,张了张嘴不知道是安慰他好还是该表示感谢,想了想,最后他说:“再等等吧,总会开的。”




  蔺晨已经走远了,听了这话回过头,说:“借你吉言,开了花请你来看。”








  萧景琰再次敲响院门的时候那棵树还是固执的不肯开花,所以他也并不是来赴赏花之约。蔺晨开门的速度明显比上次要快,院子里除了他还有个男孩,似乎正在堆一个雪人,见他走进院子,好奇地抬起头看他。萧景琰把蔺晨落在萧府的一包银针递给他,顺带还有一个食盒。




   “谢了,上次的榛子酥很好吃,飞流只答应给我尝一块。”在石桌上又放了个青瓷杯,蔺晨说着打开了盖子,江米团成的团子被撒上了黄豆粉,乖乖的躺在里面。拈起来咬一口,江米的糯和着桂花糖的香甜在唇齿间弥漫开来。飞流的眼睛亮了起来,丢了堆了一半的雪人,抱起食盒准备往屋里走。




  “飞流你看!梅花开了!”趁着他回头的空当,蔺晨飞快的拈了两块江米团,一块送进自己嘴里,另一块往萧景琰嘴里塞。发现自己被骗的飞流气呼呼的抱着食盒飞到了屋顶上,留下石桌旁笑得开怀的蔺晨和咬着团子有些愣神的萧景琰。蔺大夫似乎并不觉得自己方才的动作有何不妥。萧景琰只好将那一点惊讶就着团子吞下去。




  “还有三日就是除夕了,蔺大夫不回家吗?”他抿了一口茶,问蔺晨。




  “不回,太远啦。”蔺晨躲过飞流从屋顶扔下来的雪球,答道。他看了一眼萧景琰,那人眼中写满了惊异和疑惑,还有一点冒犯了的愧疚。“我跟飞流一起过除夕也有几年了,两个人不比你们冷清多少。还有啊,别叫我大夫了,听着别扭。”




  萧景琰的眉间还是有浅浅的皱纹,蔺晨忍不住伸出手指了指。“别皱了,显老。”




  仿佛他们是多年的朋友。




  萧景琰提着空的食盒朝山下走去的时候,右手不自觉的在自己眉间点了点,然后同样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琅琊阁里的除夕确实挺热闹的,光是蔺晨不让飞流吃到饺子的戏就可以演上两个时辰。当他们终于吃完了年夜饭,拿着烟花满院子跑的时候,熟悉的指节敲击木门的声音响了起来。蔺晨现在已经可以很轻易地分辨萧景琰的敲门声,虽说声音没什么特殊,也没有什么独特的节奏,但是他就是知道门外的是萧景琰,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原因。




  “你怎么来了?”看见萧景琰手里提的深红色食盒,蔺晨笑起来,“变成两个了。”




  萧景琰大概是穿了件新衣裳,袖口绣着的繁复花纹在灯笼不怎么明亮的光下闪闪烁烁泛着红色,他扬了扬手中的食盒,嘴角牵起好看的弧度,也映着灯笼的红色,看起来竟有些活泼。




  “饺子和点心。”他稍稍弯下腰把食盒放在桌子上,蔺晨突然发现他其实很瘦。“我想你们大概吃过了,不过这份饺子里有一个包着蜜枣,吃到了的人新的一年都会交好运。”




  “然后,听说你的梅花还没开。”他打开另一个食盒,还是上次的江米团子,只不过这次被做成了梅花的形状。蔺晨终于明白这是某种洋洋得意的取笑,恶狠狠地用手中的折扇在萧景琰肩上敲了一下,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我觉得快要开了,花苞比前几天长大了许多。”




  飞流照旧只让蔺晨尝了一块,这次不管蔺晨说什么他都不为所动,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几乎是整整一盒的江米团。




  蔺晨和萧景琰并排坐在门口,中间隔着一盘饺子、一壶酒和两个青瓷杯。山下有人在放烟火,他们在山上远远地看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你就这么偷偷跑了出来?”




  “跟母亲说过了,家里也不少我一个。”




  “飞流真是个小混蛋,每次我都吃不到点心。”




  “嗯。”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没有人再放烟火,酒也喝完了。萧景琰和看上去一样酒量不好,倚着门框睡着了,蔺晨叫他不醒,只好拿了毯子给他盖上,酒香和蔺晨曾经闻到过的熏香,还有一点甜丝丝的桂花糖的味道缠绕在一起,和成萧景琰身上的味道,在他凑近的时候一丝不苟的将他包裹起来。




  盘子里还剩一个饺子,早就凉透了,蔺晨想了想还是用筷子夹起来,咬下去的瞬间,蜜枣的甜味沾上了舌尖。




  看来今年要交好运了。蔺晨看着睡着的萧景琰的侧脸,模模糊糊的想着。








 -END-




感谢线宝宝给我起的标题!






  53 2
评论(2)
热度(53)
  1. 魔法老摸青丝花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赵五斤
    疯狂亲你俩!!!!
  2. __     Iceland°。子在川上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青丝花少
    一个好辰,悄咪咪告诉我,这顺手是欠了我快四个月的生贺。感天动地,抱住强吻。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