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八号风球

-《你有故事我有酒》Guest番外
- 现代AU

  厨房里有人。

  萧景琰的第一反应是去摸他藏在玄关鞋柜旁的伸缩棍,但还没碰到就收回了手。他换上拖鞋,走到厨房附近,正好碰上那人在冰箱里取东西。

  “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萧景琰彻底放松下来,在餐桌旁拉了把椅子坐下。

  “上回随手配的,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不好意思。”蔺晨走进厨房,他的声音传过来。

  蔺晨上一次来他家都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两个月时间也不够他说一句“我有你家的钥匙”。萧景琰坐在椅子上,听外边呼啸的风和骤然下起的雨。

  “我以为你会一棍子挥过来呢。”蔺晨又说。

  萧景琰揉揉眼睛,仰靠在椅背上:“会帮我整理鞋柜的贼,我也是第一次见。”他的手去拿伸缩棍的时候,发现他的鞋都整整齐齐排在鞋柜里。他没有请人来打扫过家里,走之前还有两三双鞋在地上,现在它们都回到鞋柜里去了。有这个闲工夫帮他收鞋的人,除了蔺晨也没谁了。

  气象局在一个小时前发布了强台风的信号,户外工作基本都停了,这时萧景琰才有时间回来睡个觉。蔺晨帮他把门窗都关紧了,他没事可做,也不想动,就坐在椅子上看在厨房里忙碌的蔺晨。

  蔺晨在厨房里打电话,声音不大,萧景琰也听不太清楚。两个燃气灶上都有东西,是一个蒸锅和一个汤锅,萧景琰家里没有这些,估计又是蔺晨自己带来的。蔺晨上次来,给他带了一堆杯子,挨个分类,这个喝茶,那个喝咖啡,还有喝酒的,全部放在上上次他送来的一整套茶具旁。萧景琰自己的那两个旧杯子则被他直接带走,走之前还说,一定要照着他说的来用。萧景琰哪里记得了那么多,只好挑了两三个最喜欢的,其他没有在用的都收好,免得落灰。

  萧景琰望了一圈,搬进来时还空荡荡的屋子,过了几个月倒是多了不少东西,大多数都是蔺晨拿来的。萧景琰曾经把它们全部打包想让蔺晨带回去,蔺晨啧啧摇头,说,谁说都是给你的,你会用吗?这些都是我自己用的,暂时放在你这儿,反正你空地方多得是,不要那么小气。

  蔺晨这几句话尽是歪理,但萧景琰还是把它们都留了下来。他偏头去看顺着窗流淌下来的雨水,闭上眼睛,耳边除了无尽的雨和风,还有厨房里蒸煮的声响。

  他来到这个沿海城市的那天,夜里突然下起了暴雨。闪电像要把天空撕裂作两半,没过两秒,雷声便爆炸般响起,把他震得耳朵生疼,雨水打湿了下半身,裤子黏在腿上,像泡在水里一样。

  回到临时住下的小型酒店时,他的脑子还在嗡嗡作响,在浴室里草草冲了几下,就躺在床上睡过去,直到被一声雷吵醒。他睡前没有关床头灯,此时有个人正坐在床边借着灯光看书,见他醒了,就伸手过来探他的脸。

  这人真是烦得可以,萧景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自己都藏到这儿来了,睁开眼还能见到他。

  “幸好没着凉,你出门不看天气预报吗?”蔺晨问。

  他是逃跑,又不是旅游,哪里有空闲去看天气预报,难道还要查一查黄历吗?萧景琰翻身侧躺,把背对着蔺晨。

  蔺晨给他盖好被子,伏身吻他的额头,在他耳边低声问:“我有个朋友这几天在卖房子,明天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

  不光烦人透顶,还爱多管闲事。

  有只手伸过来捏住他的耳朵,热烫的触感让他突然惊醒。萧景琰睁开眼睛,正好对上蔺晨的两弯眼。他推开蔺晨,坐直了身体,面前的桌上此时多了一个小碟。

  “明大教授订了几斤虾给我,你帮我尝尝。”

  蔺晨的手放在他肩上拍了两下,他应了声好,蔺晨就凑近来,在他脸颊上飞快亲了一下。萧景琰马上转头看他,但蔺晨已经收手走进厨房里去了。

  小碟里是一个晶莹剔透的圆虾饺,顶头放了几粒蟹籽,底下垫着一片薄胡萝卜片,并不是什么稀奇东西,每家茶楼都必定会有。萧景琰来了这里几个月,仔细想想,也就只上过一次茶楼,依然是蔺晨带着去,那日的虾饺浸在金黄色的参鸡汤汁里,用小碗盛着放进蒸笼,虽然有汤,但饺子的内里还是爽口的。可惜茶喝到一半,萧景琰就被工作的电话叫走了,点的东西也没吃多少。

  萧景琰还是困,头顶的白灯照下来,碟子里的虾饺肚就朦朦胧胧透出馅里红的虾肉。碟子发烫,把虾饺夹起来,皮一点没破。咬了半口,里面藏着一只整虾和虾茸,马蹄冲淡了肥肉丁的腻,饺皮不浆粘,咽下去也不觉得噎。

  等他吃完一整个虾饺,厨房里边的火也熄了。蔺晨端出一碗面来,素面,顶头什么也没有。萧景琰抬头看他,蔺晨把汤匙递来,自己坐在一边。面是细似银丝的竹升面,萧景琰用筷子一翻,露出了面底下几颗鲜虾云吞来。他尝了口清汤,问蔺晨:“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你出门后不久。不要浪费汤,我熬了几个小时,熬的时候还得注意着火候,不然就会泛白。”蔺晨说。

  “今晚打算睡这儿?”

  “外头刮台风呢,你忍心把我赶出去呀?”

  两三颗云吞浮在汤上,像盛开的白芙蓉。虾肉与七瘦三肥的猪肉混合,包的时候没有捏出凤尾,心思全在馅和汤里。

  “怎么想起要来?”萧景琰问蔺晨。

  蔺晨坐在萧景琰身旁的椅子上,撑着下巴看萧景琰吃面,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瘦下去的脸颊,抚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就想给你做顿饭。”

  蔺晨第一次见到萧景琰的时候,萧景琰和他那群下属坐在一张临时搭的折叠桌边上,靠着一只简陋的灯泡围在一起吃盒饭。那天夜里一直在下雪,但接下来有工作,所以他们都穿得不多,个个低头吃饭,没人开口说一句话。萧景琰坐在他们之中,即使是在这样的境况下,他的身上也不带有丝毫的落拓,蔺晨之前没见过他,却一眼将他认出来。

  太瘦了,该好好养一养。这是蔺晨的唯一想法。

  好像是命中注定般,蔺晨每次遇见萧景琰,都正好碰上对方过得不怎么好的时候。不能说是失意落魄,旧案后最难捱的几年一旦过去,再怎么刺骨的冰雪都不如那些日子让萧景琰觉得透骨生寒。也只有在萧景琰过得不那么如意的时候,蔺晨才能接近他。蔺晨不觉得自己在趁人之危,萧景琰给他设了条界,在界内萧景琰默许他做很多事情,蔺晨只不过是一点一点让萧景琰不自觉把界越放越宽,直到这层界变淡至消失不见。

  蔺晨没什么企图,他喜欢萧景琰,仅此而已。只不过萧景琰和别人不一样,蔺晨要抛掉从前那些套路,重新学着怎么打进萧景琰的心里去,毕竟从一开始萧景琰就已经被他重重包围起来,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蔺晨能等得比所有人都久,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雨帘将人困在狭窄的公寓里,在这座牢笼的门还没打开之前,他们还能互相依偎着小憩一会儿。

  FIN

 

  68 8
评论(8)
热度(68)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