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洗剪吹之过年

-居然已经元宵过后了……一个没什么意思的生活日常。

 

  天还没亮,黄志雄就从被窝里爬起来。赵启平昨天出门去了,今天下午才回来,他就一个人在家里待着。一旦醒了,要睡也睡不着,他揉揉头发,干脆起床。家里冰箱已经空了,其他地方连包泡面都没有,他有点儿饿,不得不收拾好自己,带上钥匙出门觅食。

  马上过年了,又是天蒙蒙亮的大清早,街上零零星星几个人。黄志雄顶着寒风在街上走,好几家早点铺都没开门,他不敢张口,怕吃满嘴西北风,有点孤苦寂寥的味道。他走到街角,瞄见面馆开着,就钻进去要碗面吃。

  店里才三两个人,他挑了个角落坐着,点了碗牛肉面。面馆一如既往的朴素,门口挂着两串红辣椒,方桌长条凳,头顶两根白光灯管,收银台放着个不知道该说像虎还是像猫的娃娃。伙计过来,给他倒了杯茶在白瓷杯里,烫是挺烫,就是没什么茶味。外边大风吹得猛,隔壁店挂着的木板招牌被吹得撞在玻璃门上啪啪响,正好面馆老板从厨房里出来,瞧见就“嘿”了一声,拉开门出去,把那招牌的绳子一圈一圈绕在钉子上,隔壁店的老板娘出来望一眼,手里还抱着小孩儿,对面馆老板说:“范老板,谢谢您诶。”

  “还没回家过年啊?”范老板把手揣在兜里,问老板娘。

  “快了快了,马上过两天就回去了。”

  “坐火车还是汽车?”

  “汽车,现在哪有火车票买,火车顶都没位置咯。”

  黄志雄朝门外望了望,还没看几眼,一碗面放在他桌前,香味儿又把他的头勾回来。他从筷子筒里抽出两根筷子来,发现其中一根只有一截,又抽了一根凑一对儿。他的脸原本是僵的,面那股热气一蒸,脸就开始恢复知觉,有点麻麻的,幸好没给吹面瘫了。他低头吃面,隔壁桌喊老板结账,站在门口的范老板就走回来收钱。

  面太烫了,他拨了拨顶头的牛肉,瞄见客人走了,范老板收了碗筷要拿进厨房里,他顺口问:“您回家过年吗?”

  范老板听见了,说:“回啊,二十九回去。”

  “带着孩子回去也挺好。”黄志雄说。

  范老板把碗筷拿给伙计:“孩子,我还没媳妇呢,哪里来的孩子……”

  “我看到那个娃娃,以为是孩子玩的。”黄志雄指着收银台那个娃娃,说。

  “哦,那飞虎啊,”范老板走过去,把娃娃拿下来,给黄志雄看,“我传家宝。”

  黄志雄头一次听见有人拿娃娃当传家宝,但这个娃娃的确看起来有些年头,他不敢多碰,把娃娃还给了范老板。

  又有人推门进来,他们的对话就这么结束,范老板进厨房下面去了,他继续吃面。面吃剩一点点,他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一接,赵启平说提早回来,结果家里钥匙忘超市里了,现在在家门口假装冻冰棍。他把剩下两口面吃了,又打包了一碗,范老板给他打包装袋,一边问他:“您呢,在这儿过年?”

  “好多年没回家了,也没什么亲人。”黄志雄说。

  “别怕,没媳妇也回家看看,”范老板接过钱,从口袋里找了张五块还给他,“好歹从那儿出来的。”

  “……其实,我有对象了。”黄志雄不太好意思。

  “那您加油造人,没事,造不出来也照过年!”范老板拍拍他的肩膀。

  有对象也造不出来呀。黄志雄拎着面走了,造不出人来,也并不觉得郁闷。

  范老板面馆的包装非常简单,什么标识都没有,但赵启平一打开就点点头,说:“这是范老板家的。”

  “你怎么知道?”黄志雄问。

  “你在我们街混这么久,还不知道这家面做得最好?”赵启平吸溜一口。

  黄志雄真不知道。赵启平嫌弃地看他一眼,说:“以后你跟着我多在外边转转,别老在家里煮泡面。”

  到底谁才是更会做饭的人啊,黄志雄在心里吐槽,但是没说出来。

  “范老板是我们街的传奇人物,你知道不?”赵启平咬着筷子,“大概和你用电吹风抡人的英雄事迹差不多。”

  “听说他们家绝技是百发百中,古时候能百步穿杨,到抗日那会儿一个子弹消灭一个鬼子,我见过范老板随随便便就把筷子一根根圈投进最远那桌的筷子筒里。”赵启平抱着碗回忆,“不过有一次,是真厉害。”

  “你发廊还没开那会儿,有段时间我们街老有贼,我有天晚上在面馆吃面,外面在抓贼,有人大夏天穿毛衣进来,肚子鼓鼓囊囊的,一看就有问题。范老板让我出去找人,等我把人叫来,那贼贴着墙刚想跑,咻一下有什么东西直接擦着他的鼻子飞过来,钉在墙上,把贼都给吓腿软了。大家定睛一看,那是张银行卡。”

  “嚯,这墙是豆腐渣工程。”黄志雄不太信。

  “的确不是银行卡凿出来的,是墙上有条缝,他把卡飞进缝里去了,贼不知道,以为他练气功呢。”赵启平把汤喝完,说。

  黄志雄点点头:“的确厉害。”

  “范老板人挺仗义,以前我没带钱还给我赊账。”赵启平说。

  “现在呢?”

  “他贴了个二维码,知道我肯定带手机了,没现金还可以转账。”赵启平无奈道。

  黄志雄给他收拾吃完的塑料碗,想了想,说:“范老板今天祝我早日造人成功。”

  “……造什么人,能造出来是医学奇迹了。”

  “我们看重造人过程,结果是其次的。”黄志雄说。

  赵启平:……

 

  FIN

 

  为什么最后写起了相声?不管了,祝大家鸡年快乐!

  84 18
评论(18)
热度(84)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