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赵】爱的洗剪吹 05

-继续解锁新的街坊邻居

-这一更送给亲爱的包包 @南方灯笼制作工坊 

01-02   03  04

  05

  这天风和日丽,隔壁几家美发店又推出了新业务,导致黄志雄的生意被抢了一半。今天店里帮忙的小姑娘请假,所以只有他一个人在店里吹空调看小电视。

  刚把这集抗日剧看到一半,有人就急匆匆推开玻璃门,冲到他面前连声问:“剪刀,快点拿剪刀来!”

  黄志雄没反应过来,问:“您是要理发吗?”

  “我要疯了,怎么会有这种王八蛋,首映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居然还在这种地方耽误时间——”来人急得跳脚,“你你,赶快借把剪刀给我!”

  黄志雄从抽屉里抽出平时理发用的剪刀,对方拿来一看,又赶紧塞回去:“怎么这么旧,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用过。”

  黄志雄也不生气,说你等等,然后去里边拿了把新的剪刀出来。那人拿过来,抽出自己的手帕又仔细擦了擦,找了最近的一面镜子要剪自己的头发。黄志雄才发现,他的头发上粘上了一块口香糖,取下来很难,的确只能剪去。

  “你等等——”黄志雄突然阻止他的动作,“你不能这么剪,会剪坏的。”

  “我见过的高级造型师比你剪过的头发丝儿总和还要多,你居然说我不会剪?”那人骂道。

  黄志雄只好和他解释:“你的头发不久前已经做好了造型,如果你随便这么一剪,那么……”

  黄志雄简单说明之后,对方吓得把剪刀放下,趴在桌上哭,说:“我一个小时后就要参加一个超级重要的首映礼,赶到现场已经没时间重新做造型了,这下这块恶心的口香糖彻底毁了我的完美人生,到底是谁这么恶毒!”

  “这样吧,我帮你把它去了,然后尽量不破坏你这个造型的和谐,你觉得怎么样?”黄志雄问。

  那人马上跳起来,捂着自己的头发说:你怎么敢?!我只在专业沙龙做头发,绝对不允许你伤害我的一头秀发!“

  黄志雄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觉得挺有意思,他靠坐在椅子扶手上,说:“先生……”

  “我姓陈。”

  “陈先生,既然你不相信我的技术,为什么还要跑进我的店里来呢?”黄志雄问道。

  陈先生此时也冷静了一些,说:“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你站在外面望一眼,三家理发店的品位都令人不敢恭维,其他两家我只看了一眼都觉得全身不舒服,你这家很有自知之明,空白单调的装修也比隔壁的城乡结合部强,但是你贴的这些海报——”

  “你再说下去,就赶不上首映礼了。”黄志雄好心提醒。

  陈先生醒悟过来,又要大哭起来:“我的人生不允许有这种污点!”

  黄志雄想了想,说:“你有三个选择,自己剪,我来剪,或者不要剪。”

  “区别在哪里?!”

  “没有区别。既然你的头发注定无法挽回,那让我剪也没有什么坏处,总好过你自己乱剪。”黄志雄说。

  陈先生沉默了一分钟,静静思考这个方法是否可行。黄志雄忍不住转头看剩下的半集抗日剧,听见陈先生又说话了。

  “好吧,你就来试试看吧,就算我这辈子毁了也不能一直顶着这块恶心的口香糖!”陈先生自暴自弃道。

  黄志雄让陈先生坐在椅子上,进屋去拿了一块新的布给他围上,开始挽救陈先生的人生。陈先生已经放弃了自我,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十分钟过后,陈先生感觉头上的动静没了,他悄悄睁开一只眼睛,发现黄志雄已经去喝水了。

  “你这是剪好了吗?”陈先生问。

  “你看看镜子吧,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黄志雄喝完一杯水,去拿扫把扫地上的碎发。

  陈先生猛地站起来,死死盯着镜子,转了一圈,头上的口香糖已经被剪去了,但并没有出现什么可怕的事,虽然现在的发型没有之前的闪耀动人,但也不至于不能见人,总之是把这事解决了。

  陈先生大喜过望,高兴道:“你的技术居然没有我想象中的无可挽救!来,要多少钱?”

  “算了吧,不收你钱了。”黄志雄说。

  陈先生瞪大眼睛:“你觉得我是那种喜欢占小便宜的人吗?”

  “价目表在上面,你照着给吧。”黄志雄指指价目表。 

  “你拯救了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对世界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怎么能用价目表来衡量你的价值?”陈先生掏出钱包,把一张红色的钞票放在黄志雄手上,又拿出一张名片,“虽然你的品位也很糟糕,但还没有到罪无可恕的地步,你有点潜力,可以来我们公司学做个十年八年的造型,如果不想继续做这行,你长得不错身材也ok,来当广告模特也是可以的。”

  黄志雄想把钱还给陈先生,但陈先生说完这些一看时间,马上就离开了店里,黄志雄只好把钱收起来,那张名片也被他放进了抽屉里。

  幸好抗日剧今天三集联播,还有一集可以看。

  

  晚上收店,赵启平来找黄志雄吃宵夜。黄志雄正在收拾,看见了抽屉里的名片,想了想便拿出来给赵启平看,顺带说了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个广告导演还挺有名,拿过很多奖,要真有这个机会也不错,”赵启平把名片抓在手里看来看去,“怎么样,去试试?”

  “人家就是随便说说,哪里是真的。”黄志雄说。

  “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是真是假?”赵启平怂恿他。

  “还是开店适合我,现在我就过得很好,这里什么都有。”

  赵启平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问:“什么都有?”

  黄志雄不说话,只看着他笑。赵启平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站起来:“……我去外面等你。”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

  

  TBC

  72 27
评论(27)
热度(72)

© 赵五斤 | Powered by LOFTER